9mjda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序列玩家笔趣-第二百三十三章 不寒磣展示-z6mr0

序列玩家
小說推薦序列玩家
“铛铛~”
重生之法神传说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出云层,雨村最高处的佛堂中传出清脆且庄重的钟声。
客房内的两人,正查看着各自的面板。
【百寅不灭骑·八方大爷】
转生之塑魂
【体力值:130/130】
起點即終點
【精力值:95/100】
“还算可以。”李长河心想,在这个环境下,两人都不能太过安逸的休息恢复,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忽然遭遇危险。
要知道屋外还有那些身体苍白的人型怪物正在游荡。
虽然,听那些青年们话里话外的意思,只要不离开房间,或带着黑伞就不会有危险。但两人还是打算防一手。
全集中呼吸术效果在持续触发,体力方面倒是不用担心消耗。
精力值就没褶子了。人类到底是一种脆弱的生物。会饿,会渴,会累。
没休息好,精力值会有损耗也是没办法的事。
“盒子,你那的损耗怎么样?”李长河检测了一下自己的伪装,已经过了一晚上,脸上的伪装妆容没有多大变化。应该不至于露出什么破绽。
“还行,这点损耗,使用药物转眼就能恢复。”盒子倒是捏了捏自己的脸,简单的几个动作,便使得自己表情更加阴郁。
其实,最麻烦的是他那一头的卷发。
在小时后,他便因为这个没少被人关注。为了藏住他那头发,他特地伪装为被欺凌的学生,用帽子遮掩着自己脸上的‘伤口’为暗示。
现在,两人得以最佳状态,小心谨慎的和那些青年们接触。从中套取有用的情报。
然后就这么在房间干等了十几分钟。
就在李长河打算先离开房间的时候,屋外传来声音。
万能女婿
“该醒了,各位。”
听声音应该是昨晚的那位青年。
李长河推开房门。便看到那位青年在院子里来回渡步,今天没有下雨,他没穿上那诡异的黑雨衣。
脸上也多了些许红润,没有昨晚初见时的诡异苍白。
“昨晚睡的还好吗?”那位青年见李长河出门,便招呼道。显得十分热情。
“不太好,外面…有东西在跑。”李长河选择实话实说,同时眼中流露出后怕的神色:“这里…也有那些东西吗?”
青年看了眼李长河脖颈上的勒痕,心里估摸也猜到了什么。
便安慰说:“放心,这里十分安全。你是叫陈…”
“陈光,你可以叫我小陈。”李长河回应着,嘛…反正也是挺常见的名。完全没有针对谁的意思。
完全没有!
“小陈啊…”青年点点头说:“我叫林虎,我想问问,你脖子上的勒痕是那些‘东西’留下的吗?”
“他竟敢说我是东西!”脑海中云婷抱怨着。
“别气了婷哥,你不是。”
“…你再骂!”
脑海中和云婷吐槽着,表面上的李长河则是眼中闪过惊惧,显得十分害怕。
林虎也没有多问,有的没的和李长河聊了几句。
见其他房间的人,也相继走出,也不解释昨晚发生了什么。而是说道:“大师正好想见见你们,顺便去他那吃个早饭。”
“那太好了。”那对夫妻中的男人面露喜色。他的妻子也满是期待。
他们应该是这里最正常的人,他登上公交便是为了治愈妻子的癌症。
昨晚的响动把他们吓的不轻,要不是雨村太过诡异,他们早就想跑了。
现在就能见到大师是最好的情况。
“的确是太好了。”李长河心想,这个大师大概率就是这个雨村的管理者。
自己想要找到罗乔,还真的从他那入手。
不过,从他昨晚对付黑衣神父的手段上来看,尽量避免武力冲突。
一行人走在雨村的石板路上。
昨晚乌漆嘛黑的还下着大雨,什么都看不见。
此刻,李长河算是能一览雨村的风貌。
云雾缭绕,周围的景物一片朦胧,就好像童话里的仙境。
随着太阳升起,雾气渐消,村子里屋顶上飘着袅袅炊烟。
给人一种安逸、恬静的轻松感。
都市之至尊药王
李长河目光看向村子边缘,在这个角度开启鹰瞳魔眼,甚至能看到那蜿蜒的山路和远处山脚下行驶过的车辆。
在这诡异的雨村内,居然能够直接关注到外界的景色。
“是类似于现断空间之类的阵法吗?”李长河心想。
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情况,可以尝试破坏雨村的遮掩,让其彻底暴露。
让外界的那些家伙也参与进来。这也是李长河最后的手段。
为此,李长河可花了不少人情。
当然,出于心里的小心思。他并没有让那些人直接参与,而是和某些人达成了某种协定。
真要到情况危急的时候,那就不管什么小心思了。
报仇嘛,叫人不寒碜。
这都让仇人跑了,才寒碜!
李长河不是什么死脑筋,想要对付天衍会的人多的去了。自己利用这一点,没什么问题。
或许是天色明亮的缘故,有许多青年在村子里走动,闲聊和锻炼。
显的村子满是活力。
不过,在李长河看到一个女人单手轻松拎起一个起码在三十公斤的石锁后。
就知道,这人村子里的人,全都是那些属性异常的家伙。
“这个村子大概有四十来人,或许更多。加上昨晚出现的那些怪物。”李长河心里计算着:“战力很强啊。”
“静观其变。我们的目的始终是找到罗乔。”【好友】中何峰回应:“至于任务是否完成,对我们都没有影响。”
这说的没错,现在两人对于任务并不感冒,要是现在就能看到罗乔。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两人会以最快速度干掉她,然后施展各个手段逃之夭夭。
报仇才是最高的优先级,至于这个雨村的秘密,其实不是那么重要。
何峰在队伍最后方,他打着石膏,拄着铁拐。走不快。
队伍时不时得停下来等他一会,这也给了李长河观测雨村的机会。
就这么走走停停十来分钟,众人总算是来到了佛堂。
佛堂外墙的红漆掉落了不少,显然已经有些年月了。但这也不失其清净庄严。
那位老和尚便在佛堂的正殿中,微笑的看着众人。
“就由老衲来救赎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