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7hl都市言情小說 鎮國天師 愛下-第456章 跟蹤讀書-q1n1z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我摊开手,说这事我哪儿知道?总之结论就是这样,剩下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周坤沉默着坐上沙发,随即闷声说,“倘若事情真像两位所说的那样,这妥妥的又是一桩邪术师害人的大案,我或许得考虑一下,要不要把这事上报组织了。”
我说别呀,这么刺激的事,如果直接上报六扇门,肯定会引来其他部门的人过来抢功劳,到时候就算事情搞定了,你也一点好处都捞不到,还不如咱们合计合计,直接把这事给平掉,有了这笔功劳,往后你升职加薪,可别忘了照顾哥几个。
其实昨晚我已经想的很透彻了,虽然我本人比较怕麻烦,但架不住陈玄一一定要管。
天下美男皆相公
既然好赖都得出力,还不如直接把活全都揽过来,等事情平定之后,再通过周坤汇报给上面,如此一来,这功劳簿上也能捎带着记上我和陈玄一的名字,以后行走江湖,多少会有些便利之处。
周坤则苦笑了一阵,说能够搞出这种事的人,必然不是简单货色,两位有调查方向了吗?
我点头,说有,目前我和陈玄一比较怀疑,这事可能牵连到蒋老板的儿子。
“这不可能吧?”周坤立马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说两位,蒋宇这个人呢,的确是个二世祖、花花少爷,但正因为这样,他才不能搞出这种事,你想啊,他一个纨绔子弟,哪有这种心机和能耐?
我说蒋宇当然不会是主谋,但他是否为人所利用,这就说不清楚了,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决定了调查方向,打算跟踪这小子几天,看一看他最近和哪些人在联系。
“好吧。”周坤想了想,随后点头道,“我对蒋宇这个人还算比较了解的,因为业务上有些往来,所以隔三差五也会聚在一起交流,这样吧,我先打听一下他的近况,等有信了再通知两位。”
我和陈玄一起身说,“那就好,快去吧。”
異世生肖
周坤却迟疑了一下,指着那镜灵邪器道,“这东西,你们打算如何处置?”
我没有说话,转过头看向陈玄一,陈玄一则思索了半天道,“还是把它放回原位吧,省得幕后黑手生疑,这东西煞气很重,对于幕后黑手而言十分重要,如果蒋宇那边没有找到突破口,就只能守株待兔,看看谁会来将这面铜镜取走。”
“好,这么邪乎的东西,还需要看紧了,省得再度落入奸人手里,又会生出许多事端。”
商议既定,周坤便下楼打听消息去了,留我和陈玄一继续留在这栋鬼屋里。
过了一会儿,陈玄一找到我说,“咱俩也不太合适一直留在这儿,省得打草惊蛇,被幕后主使察觉到情况,还是另外找个住处吧。”
我说我们要是走了,这镜灵邪器交给谁来看管?
陈玄一瞥向我的引妖牌,说要不,请你家这位姑奶奶出来,搭把手?她是鬼妖之体,轻易不会给人发现。
我想想,还是同意了,于是决定把彩鳞一个人留下。这小妮子却不肯,跳出引妖牌,叉腰说好哇,你们算来算去,最后都算计到小娘头上了,把我留在这儿,你们两个臭男人好自己出去胡搞快活,是不是?
我苦着脸说小姑奶奶,你对我难道还不了解吗?这么多年以来,我啥时候麻烦过别人?你看我的右手,多么孔武有力……
她红着脸啐我一口,说呸,真恶心。
好说歹说,这位姑奶奶答应了,我和陈玄一赶紧逃离。
来到楼下,陈玄一松了口气,说好不容易脱离了这位小姑奶奶的魔爪,咱们趁机找地方放松放松吧。
我说吓,你个没有节操的小道士,莫非真想带我去那种地方?
陈玄一瞥我一眼,说你想哪儿去了,咱俩就不能找个酒吧,好好喝几杯,享受一下没有管家婆在身边的轻松日子?不是爸爸说你,挺大个老爷们,成天被这小丫头训得跟孙子似的,你就不能硬一回,重振男人雄风?
我全程黑脸,你大爷啊……
到了僻静角落里的酒吧,我俩正要找个角落喝上两杯,陈玄一忽然拽拽我的袖子,朝着酒吧二楼的旋转台阶一指,眼珠子瞪得溜圆,“快看,那是谁?”
我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大胸妹,正穿着齐逼小短裙在上面走来走去,回头对陈玄一玩味笑笑,“看不出来,道家人还有这种心思?”
“不要瞎说,我指的并不是这位把裤角开到腰上的女居士,是她身后那位。”陈玄一移开视线,小声道。
这话说得我一愣,眯着眼睛一看,果然,在那大胸妹的身后,正坐着一个侧面对着我们的人,正是昨天晚上,和咱们有一面之缘的蒋宇。
“太巧了吧!”
奉邪之命 浙三爷
我眼前一亮,赶紧拉着陈玄一躲到角落里,点了两杯红酒,一边借故交谈,一边将眼角上扬,盯着蒋宇的侧脸。
这家伙似乎再打电话,有点急促的样子,可能是嫌酒吧太吵,他很快就站起来,转身朝楼下走了,我和陈玄一急忙移开视线,避免和他正面碰上,直到蒋宇贴着手机走出酒吧,这才双双起身,小心翼翼跟了上去。
帝國甜婚:求娶天價小蠻妻
走到酒吧外面的那条街道,我看见蒋宇已经跨进了自己那辆宝蓝色的卡宴,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陈玄一忙道,“我擦,我这家伙开得这么快,咱们怎么跟上去?”
我却不慌不忙,直接打了个响指,噬神蛊立刻自小腹爆射出去,粘附在了汽车排气筒上边。
等到那辆车和噬神蛊都从眼前消失,我才不慌不忙道,“走吧,只要被噬神蛊盯上,就算他跑到天涯海角都不要,咱们不用着急。”
凭着我和噬神蛊之间的独特感应,我很轻松就掌握了这小子的行踪,沿着街道步行了将近一个小时,来到一栋高档小区的居民楼外面,瞧见了被蒋宇停在路边的卡宴轿车。
噬神蛊一直趴在排气筒上,这儿都快被熏黑了,直到我靠近,这才蹦起来,跳到我手背上,叽叽地叫唤了两声。
我点点头,回手指向那栋居民楼的第六层,对陈玄一说道,“人已经上去了,就在603室。”
華裳
陈玄一却看了看小区物业办公室,指着几个巡逻的保安说,“安保这么严,怎么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