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dtz優秀玄幻小說 《馬林之詩》-第六百二五節:追索(一)閲讀-djmkk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无论如何,现在讨论凶手还为时过早,马林只能让警官先生们自行侦搜,菲奥与洛林,还有梅洛被安排给了他们——考虑到这个叫玛莲的孩子和马林也算投缘,马林还是让梅洛去保护哈里尔,而菲奥与洛林对应金曷城和哈罗德。
玛莲只有马林,金曷城和哈里尔能够看到,连哈罗德都无法观测到。
这让马林有了明悟——马尔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是通过激活他自己身上血脉过来的,不但带来了人,还带来了一个倒霉蛋,所有人都能够用肉眼观测到他们。
但是在当他后来过来的时候,应该是使用了药剂,所以只有他有敌意和血脉至亲才能够观测到他们。
只有这样,才能够互相观测,互相伤害。
嗯,应该是这样没有错才对。
马林一边想,一边前往慈爱医院,在马林碰到玛莲这个孩子之后,他隐约对门德尔助祭是死是活有了一个大概判断。
门德尔,是北方主义十一人议评会的一员,身为元老,他常年与军界与教会这边有联络,也算是认识三教九流的各种人,在警官三人组里,哈里尔是一个酒鬼,他不可能被发展成北方主义成员,唯二的可能就是要么金曷城与哈罗德之中有一人是北方主义成员,另一种可能是这两个家伙都是。
所以他们会惊讶与不解于凶手为什么会杀死门德尔,才会上门去对质,因为他们觉得那个凶手,绝对不会因为如此丧心病狂的杀死他们。
换而言之,凶手……是北方主义中的人?
马林挥手散去正准备打开传送通道的术式,站在路边,为他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为什么,除了无差别杀害无辜的疯子之外,任何的杀戮都需要一个听起来足够令凶手满意的理由,北方主义者之间的杀戮,在这个时候……马林感受到了强烈的不信感。
推理到这里,马林必须要首先说服自己——是什么原因,让同志互相之前以枪相指。
这不对啊,是混沌的刺客在栽赃陷害吗?
但是也不对啊,如果是栽赃陷害,那么现场肯定会留下刺客留下的证据,而如果是陷害,那么金曷城与哈罗德又为什么会死?是被刺客杀死之后栽赃?
但问题又来了,如果这一切是这样的,那么凶手呢?
栽赃给一个找不到的凶手,这可不应该是混沌刺客的手笔。
啊,这就是为什么马林讨厌所谓的侦探与推理,因为你总不可能一辈子处理那些鸡皮蒜毛的小事情,而碰到这种情况,你除了死脑细胞之外别无他法。
啊,真要命。
带着深深的倦意,马林抽掉了最后一截烟屁股,看了一眼手里还有一半容量的烟盒,他转身将烟盒一起丢给正好巡逻过来的一队警官,带队的警官接过了烟盒,对着马林脱帽:“阁下,是什么烦恼让您站在这里呢。”
“没什么,有些考虑不清的事情,你们是去支援凶案现场的吗。”马林问道。
“是的,门德尔阁下遇害,我们奉命去加强凶案现场的保全,务必不让刺客有机会破坏现场。”为首的警官很显然认识马林,但是他的恭敬无法让马林开心,他给埃里克先生的药还是没能挽回门德尔先生的生命。
命运还真是无情啊。
马林干脆也不去慈爱教会了,他去那边只会徒增苦恼,还不如留在现场,看看会有谁过来——无论是想为门德尔复仇,还是要去见他最后一面,马林觉得今天评议会中的十人,如果没有必须的原因而不出现在以上两点,那么马林就准备去起起他的底了。
事实是回到现场的时候,卡特·罗宾逊已经在现场了,这个削瘦如竹的军官站在血迹前,左手死死握着。
看到马林,他立即跑了过来——马林和他虽然没有经人介绍,但是在之前的战斗中,他们在同一条战壕中战斗过,可以说建立了足够的友谊。
马林伸手与他握手:“我没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现场很混乱,听闻枪声而赶来的教会卫士们的脚印破坏了现场,而凶手使用了魔法道具,破坏了此地的元素平衡,我们的回溯术式也不可能使用了。”
“凶手很显示有备而来,我是从教会赶过来的,来的时候看到了埃里克,他说您给他的药能救活门德尔,但是他不知道,门德尔被送过来的时候已经死了,凶手带着杀意与决心而来,我必须要追索到他。”
马林点了点头:“我会帮助你们,无论凶手是谁,哪怕他是一个公爵,我也会出手。”
“我也会的,哪怕法律无法还门德尔阁下一个公道,我也会以教会的办法来解决这一切。”卡特·罗宾逊说到这里,他转身为马林介绍了和他一起走过来的年轻人:“这是战神教会的红袍主祭。”
“尊敬的教友你好,丰收女神的红袍主祭马林阁下,请您在践行复仇之道时,不要忘了我这个同龄人。”这个蓝眼睛的年轻人说完收起了他的悲伤:“门德尔教友在我看来与世无争,我不知道谁会杀他。”
“我们会知道的。”马林与他握手并安慰道。
“是的,我们会知道的。”说完,卡特·罗宾逊走向了迎接完同僚的金曷城,看着他们互相握手,马林知道自己的推理没有错——金曷城也是一个北方主义者。
在边缘等待了一下,马林看到了斯文森家的马车,也看到了从还没来得及停好的马车上跳出来的两兄弟,他们身上还穿着皱巴巴的军服,看起来是刚刚回来。
“马林阁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听我哥哥说门德尔阁下受伤了。”林克跑了过来,他看着马林问出了回答,然后又看到了正在和金曷城交谈的卡特·罗宾逊:“卡特叔叔也来了!卡特叔叔!”
听到了林克的呼唤,卡特·罗宾逊与金曷城道别,他走了过来:“你们怎么离开了战场,有手续吗。”
“有的,康斯坦丁元帅给我们兄弟放了假,他也听说了门德尔阁下遇刺的消息……你好,马林阁下。”琼恩走了过来,与马林握过手的他看向卡特·罗宾逊:“卡特叔叔,门德尔阁下怎么样了。”
“身中四弹,我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这个满是苦痛的世界。”卡持·罗宾逊说到这里叹了一声。
“该死!有线索了吗!”林克脸上的愤怒肉眼可见,而他的哥哥琼恩皱了眉,他转身看向马林:“马林阁下,您觉得凶手会是谁。”
“在没有线索的时候,我不会将怀疑强加在任何人的头上,不过我向你们发誓,如果我们找到了线索,我一定会会为门德尔找回公道。”马林这么说道。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有了马林的这一句话,琼恩立即低下了头:“您对我们的帮助,我们会永远铭记,门德尔阁下是我们兄弟进入北方主义的引路人。”
“是的,感谢马林阁下能够帮助我们。”林克说到这里,都哽咽了起来。
痴爱缠心:巨星总裁的专属秘恋
马林看着这个年轻人,有些不知道要怎么感叹——时间还真是一个王八蛋啊,是什么让这个年轻人最终成为了一个国王,又会是谁最终杀死了他。
只怕自己是看不到那一刻了。
带着遗憾与感叹,马林拥抱了两个年轻人。
“别担心,门德尔与我相熟,他是一个真正的北方主义者,我觉得我必要为他复仇。”马林安慰起这两个年轻人。
他们的感情不是作假,他们的泪水不是演技,这一切马林都看在眼里,之前的猜测如今看来,只不过是马林的一次失误。
三十年之后成为一个国王,与现在他们依然是最为坚定的北方主义者并没有什么冲突,马林能做的就是让这两个年轻人走上最为忠诚的北方主义道路。
让未来不再来。
“你们现在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马林问斯文森家的两兄弟,他们想了想,想不出哪儿需要马林——毕竟凶手还没有找到,马林现在跳出来只怕会打草惊蛇,会让那些凶手的幕后黑手杀人灭口。
而且马林觉得,很有可能那些凶手的幕后黑手早就已经准备杀人灭口了。
所以马林最终决定试着从术式,看看能不能够从现场附近找到线索。
和卡特·罗宾逊他们道别,马林首先从附近的报刊亭买了一张这一街区的详细地图,确认了这一地区的路径,确认凶手在行凶之后,只能通过街道两侧的几个小巷逃走——哈里尔已经确认在拐角处有一个城卫兵哨所,他们听到了枪声,但没有见到过有人从他们那边经过。
马林看了一眼地图,闭上了眼睛,顺手一指,当睁开眼睛的时候,确认了方位的他扭头看向了门德尔来时的小巷。
门德尔,我的朋友,愿你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低语着的马林来到小巷口,往里走,一直来到一个后门前,闭上眼的马林沉默了一会儿,当他再一次睁开眼时,他的双眼已经变成了赤红的颜色。
无数的光点正在马林的眼前出现,它们组成了两个人影,正在推开马林面前的这扇后门。
·我们走,教会的人来了。
·我看到了,说起来我们为什么要杀这个助祭,他不是坏人,我看到他给贫民分发黑面包,没沙子的那种。
来自术式回溯带来的对话灌入马林的耳中。
马林从腰间拔出了转轮枪,随着虚化变成了烟雾一般的存在,然后,他穿过了后门。
这是一个满是垃圾的厨房,在漆黑之中,他看到了坐在桌椅前的两个……倒毙了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