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bze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海賊之禍害 起點-第一百九十一章 只來了三個中將,我很不滿意啊……熱推-7dfpc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海贼之祸害
新世界,某处海域。
三艘大型军舰在海面上破浪而行。
其中一艘军舰的船头处,站着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
男人戴着帽子,下巴留了一圈络腮胡,嘴巴里叼着一根雪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还有多久才能抵达G5支部?”
男人眼睛微微睁开,看向身旁的副官。
“还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火烧山中将!”
副官挺直身体,迅速回答了男人的问题。
火烧山闻言,朝着副官点了点头。
“G5支部,维尔戈……”
诛神狂徒
眺望着前方风平浪静的海面,火烧山仰头吐出一口白烟,脑海中掠过维尔戈的样貌,与之对应的,是关于维尔戈的各种能力情报。
“精通六式体术,能轻松做到将武装色覆盖到全身,如今又吃了震震果实……”
火烧山心头稍显凝重,偏头看向在左侧海面上航行的军舰,勉强能看到与自己同级的另一个中将。
这次去往G5支部的任务,总共出动了三名本部中将。
任务内容仅有短短一行字:逮捕维尔戈。
………..
你不爱我那又怎样 听雨客
新世界,G5支部。
平坦地势上,静静屹立着一所庄严肃穆的基地
位于基地最高处的房间,是基地长维尔戈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临窗的纹砖地面上,摆着一张铺垫着白色餐巾的长方形餐桌。
维尔戈端坐在餐桌前,手里拿着刀叉,正慢条斯理切着白色餐盘里的一块浇筑着深红酱汁的牛排。
餐刀划过牛排,肉块分离,缕缕血水从中缓缓淌出。
这是一块只有两分熟的牛排,切开之后,血水的存在感胜于散发着醇香气味的酱汁。
维尔戈将切下来的牛排肉块送进嘴巴里,咀嚼时,墨镜下的眼睛,直勾勾盯着紧闭的办公室大门。
咕噜——
嚼烂的肉块顺着喉道,滑进胃部里。
“勉强下咽。”
维尔戈冷淡自语着。
今天是一个对他而言,算是有些特殊的日子。
所以他决定做点不同的事,于是就让厨房将午餐弄成一份两分熟的牛排。
“但别有一番风味。”
维尔戈缓缓放下刀叉,盘子里,还有半块牛排。
不论做什么,他的视线,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办公室大门。
嗵嗵——
外头忽的传来一阵从远及近的脚步声。
听到声音,维尔戈面无表情的拿起餐桌边缘处的黑色手套,先习惯性戴上右手,再戴左手。
等他戴上手套之后,办公室大门被人用力推开。
门板重重撞在墙壁上,发出一下沉闷的响声。
“维尔戈中将!”
一个言行举止十分粗鲁的海军冲进办公室,看向坐在餐桌后的维尔戈。
海图神权
“有三艘未经通报的军舰,正朝着西边港口而来,过头准将已经带队去查看情况了,让我过来向您报告一声。”
“是吗……”
维尔戈稍微用力拉了下手套的套口,旋即缓缓起身,越过餐桌朝着办公室大门走去。
“维尔戈中将……?”
过来报告的海军,颇为疑惑看着与平日里有些不同的维尔戈。
维尔戈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那向前大步走去的身体,突兀间消失。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下一个瞬间,维尔戈出现在那名海军身后,大步走出办公室。
嗤——!
与此同时,那前来报告的海军的喉咙,毫无征兆间喷出一股血箭。
“诶?”
海军捂着鲜血飞溅的喉咙,满脸愕然的艰难转头,没来得及看一眼维尔戈的背影,就是颓然倒地。
噗嗵——!
听着从身后传来的重物落地声,维尔戈头也不回的离开。
西边港口。
一支海军列队而站,却毫无军姿可言。
队伍前方,站着一个留有扇子发型的男人。
这男人,正是G5支部的准将,名为过头,同时也是G5支部内军衔排在第二的将领。
“一下子来了三艘军舰,而且一声通报都没有,本部那边到底在搞什么鬼?”
过头准将皱眉凝视着即将驶进港口的三艘军舰。
要不是眺望员已经确认了军舰上的海军身份,面对行迹如此可疑的军舰,G5支部的流氓海军们,早就先把武器提在手里了,又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在这里列队。
在众多G5支部海军的注视下,三艘军舰相继驶入港口,靠岸停泊。
一条条舷梯从军舰上探出,抵在岸上。
火烧山沿着舷梯登上港口。
紧随他之后上岸的,是体型巨大的巨人中将厚斧加约尔,以及留着黑色长马尾发型的中将追击者梅纳德。
“火烧山中将,我们这边可没收到任何从本部而来的通报和纸质文件通令,所以……劳烦你们即刻告知来意。”
过头准将快步迎上来,背负双手,神情冷淡看着军衔比他高出两级的火烧山等三名中将,语气和态度略微恶劣。
不过,这也正是G5支部的风格和特色,所以才能在新世界中屹立不倒。
火烧山眯眼看着横在前面的过头准将,还没说话,就被同行的加约尔中将抢去了话头。
“不过是一个准将,有什么资格要我们告知来意?”
似乎是因为过头准将的恶劣态度,这名巨人中将加约尔也没给过头准将什么好脸色,言辞更是毫不客气。
“老老实实在一边待着,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嘿。”
过头准将闻言,也不说话,就只是冷笑一声,然后往加约尔中将面前吐了一口唾沫。
“哈哈哈!”
过头准将的举动,引来了部下们的大笑声。
“老子倒要看看,是怎么个不客气法!”
“正好老子皮痒了,有种的话,就朝老子屁股招呼!”
G5支部的流氓海军们兴奋叫嚣着,为所欲为到根本没将【军衔制度】放在眼里。
他们的言行举止,看得加约尔中将脸色一沉,反观随队而来的海军们,一个个都是脸色难看。
有了部下们的助威,过头准将冷笑道:“不主动告知来意的话,我们有‘权’不让你们入城。”
“……”
火烧山中将似乎也有点受不了G5支部的流氓作风,微微睁开眼睛,一脸不悦。
“他们是来找我的。”
就在双方火药味渐浓之际,维尔戈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港口上的众人,第一时间看向维尔戈。
以火烧山为首的一众从本部而来的海军们,各个都是瞬间进入战备状态。
反观以过头准将为首的G5一众海军,则是直接向着维尔戈走去。
“维尔戈中将,这群家伙是过来找您的吗?该不会是想来接替您的位置吧?如果是这样,我们可不会同意!!”
“啊,维尔戈中将,您受伤了吗?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G5支部的众人,来到维尔戈身旁,在看到维尔戈身上的血迹后,纷纷露出担忧关怀之色。
这般言行举止,相较于刚才对待火烧山等一众海军的态度,可谓是天壤之别。
“这不是我的血。”
维尔戈目不转睛看着严阵以待的火烧山等海军之余,回答了部下们的问题。
“不是您的血?那这些血是谁的?”
“……”
维尔戈没有回答,而是缓缓举起双手。
看着维尔戈的动作,G5支部的海军们一头雾水。
在他们的注视下,维尔戈举起的双手,缓缓握成拳状。
旋即,倏然间朝着两侧打去,拳头落在空处。
咔嚓——
伴着阵阵刺耳的破碎声,落拳处皴裂出道道光痕。
“嗯?”
G5支部的海军们愣愣看着眼前的光痕。
尚未反应过来,迎面而来的震荡波,狠狠碾在他们的身上。
“哇啊!”
围拢在维尔戈两侧的包括过头准将在内的G5支部的海军们如遭重击,吐口鲜血倒飞出去。
震荡之力的余波,穿过他们的身体,蔓延向远处的楼房。
轰隆!
沿途楼房的墙壁像是被一记看不见的重锤击中,顷刻间纷纷崩毁倒塌。
剧烈的震荡之力,甚至使得整个港口的地面震动了起来。
而近距离被震荡波击中的G5支部海军们,个个都是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震震果实的能力……”
火烧山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眼神凝重看着举手之间就将G5支部所有海军击倒的维尔戈。
这般充满了标志性的破坏力,令他仿佛间是看到了白胡子的身影。
其余海军,包括梅纳德中将和加约尔中将在内,都是满脸凝重之色看着维尔戈。
虽然维尔戈并不是白胡子,但那震震之果的破坏力,却足以令众人胆寒。
维尔戈慢慢放下双手,面无表情看着从本部而来的如临大敌的火烧山一众海军。
“为了等你们过来,我特意在基地多待了两天。”
“哦?”
听到维尔戈的话,火烧山眉头一皱。
从这一句话里,火烧山一下子就得到了很多信息。
别的不说,维尔戈竟然知晓他们的任务和动向。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特意留下来等我们?这话是什么意思?”
火烧山右手攀附在刀柄上,气势透体而发。
“如你们所见,单靠地上的这群废物,根本体现不出我前段时间才得到的震震之果的威力,这也就是……我专门留在基地等你们过来的原因。”
维尔戈卸下了碍事的外套,冷漠道:
“另外,本部刻意隐瞒消息,将这群废物蒙在鼓里,不就是因为无法确定谁才是‘自己人’吗?现在我已经帮你们甄别了,放心的对我出手吧。”
“嗯?!”
众多海军闻言,脸色不禁一变,只觉得维尔戈真是狂妄不已。
“维尔戈,自信过头,可是会栽跟斗的。”
话音未落之际,火烧山豁然拔刀出鞘,挥刀向着维尔戈斩去一道巨大的淡红色飞跃斩击。
面对着迎面而来的凌厉飞跃斩击,维尔戈右手臂弯起,猛然朝着正前方打出一拳。
咔嚓咔嚓——!
大气震裂出道道光痕,携着澎湃凶猛的震荡之力,迅速蔓延向前方的一众海军。
淡红色飞跃斩击径直撞在震荡波上,却是转眼间被震荡波生生碾成碎片,化作气浪席卷向四方。
“他吃下震震之果才不到十天的时间……”
发生在眼前的一幕,惊得火烧山瞪大了眼睛,紧接着,连同周围的同僚们,被迎面而来的凶猛震荡波吞没。
轰隆!!!
震荡之力所到之处,地面震裂,建筑崩塌,海面掀起巨浪。
整个港口,在短短数息内崩毁。
停泊在近处的舰船,被狂暴的海浪撞得剧烈摇晃起来,几欲倾倒在海面上。
待震荡波余势消失,港口化为一地废墟,烟尘弥漫而久久不散。
从本部而来的海军们,几乎都是被震荡波所伤。
有的落入海中浮浮沉沉,但更多的,是七零八落躺在满是碎石的地面上。
还能站得住的人,只有火烧山、加约尔、梅纳德三名中将。
但除了火烧山,加约尔和梅纳德两人的嘴角渗出不少鲜血,显然是没能抵御住维尔戈的震荡拳力。
“只来了三个中将,说实话……”
维尔戈慢慢收拳,冷漠道:“我很不满意啊。”
“!!!”
火烧山三人面色难看。
通常来说,能力者在吃下恶魔果实之后,都得花一段时间来适应能力,极少有人在吃下恶魔果实不久后,就能自如运用能力。
原以为吃下震震果实才不到十天时间的维尔戈,应当还处于适应期……
却没想到,维尔戈竟然已经能够自如运用震震果实的能力,不仅出招时得心应手,连破坏力都是这般强悍!
“我的‘热身’才刚开始,你们可别就这样倒下了。”
维尔戈轻描淡写般的扯了扯手套。
“少狂妄了!!!”
巨人加约尔中将双手并用,握住一把巨大的双面斧,高高跃起,奋力挥动双面斧,朝着维尔戈当头劈下。
维尔戈寸步不挪,又是毫无花哨可言的一拳,打向加约尔劈落下来的巨大双面斧。
咔嚓咔嚓——!
双面斧斧刃劈在维尔戈的拳头上,却无法再向前一分。
大气再一次震裂,道道光痕蔓延过双面斧,宛若游龙般,顺着加约尔的手臂,迅速蔓延到他的全身,恍若从布满裂痕的镜子中倒映出的画面……
咔嚓咔嚓!!
双面斧应声碎裂,而加约尔脸色一白,口吐鲜血,巨大的身体倒飞出去。
“真是美妙的画面啊。”
维尔戈露出满足的微笑,旋即低头看向拳头。
“这就是……世界最强男人的力量。”
十分钟后。
G5支部基地和西侧港口沦为废墟。
维尔戈伫立在一块巨石上,平静看着从远方海面而来的一艘悬挂着堂吉诃德家族旗帜的舰船。
在他身后满地的废墟里,躺着一个个生死不明的海军。
实力最强的火烧山中将也在其中,他满脸鲜血,佩刀断裂成数截,散落在身侧,看上去十分惨烈。
半个小时后。
维尔戈乘着舰船离开。
之后又过去了半天时间。
几艘军舰来到了沦为废墟的港口。
带队的茶豚、斯摩格、缇娜等一众海军高级将领,皆是无比惊讶看着眼前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