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oa9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零三章 百姓的後盾展示-fev0m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李水舌战群儒,不知道战退了多少朝臣。
但是这一次,李水并没有多少成就感,反而觉得有些疲惫。
因为这些朝臣像是不知道死一样,一波又一波的上来。
甚至于有些人被李水喝退了,回去仔细想想,想到了反驳李水的话之后,就有冒了出来。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朝臣们意识到,李水肯定是要完蛋了。
所以,现在是墙倒众人推的时候,你推得越用力,将来论功行赏,得到的赏赐就越多。
除此之外,墙你已经推过了。如果墙没有推倒,按照谪仙的性格,会不会打击报复?
所以,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来了,毫无退路,必须战斗到底。
李水看着打了鸡血一样的朝臣,连连摇头。
有朝臣走出来,对李水说道:“谪仙雄辩之才,我是佩服的。然而谪仙的所作所为,难道真的对我大秦江山无害吗?族人可以反对族长,百信可以反对官吏。”
“到那时候,朝廷威严尽失,百姓们还会把陛下放在眼里吗?”
李水淡淡的说道:“朝廷为什么会威严尽失?百姓们反对的是族长,那些族长代表朝廷吗?”
“另外,陛下为什么不会被放在眼里?这些百姓被欺压了多少年了?现在陛下派出去了巡捕,帮助他们获得正义,他们除了感激,还能有别的情绪吗?”
李水看着朝臣,看着所有的朝臣,淡淡的说道:“诸位恐怕没有做过平头百姓吧?”
“诸位恐怕不知道,百姓的生活是很困顿的,是很凄惨的,他们并没有主心骨,每天都生活在忐忑不安当中。”
“他们有一个虚无缥缈的念头,那就是……陛下是好的,陛下是威严仁慈与公平的,而他们遭受到的苦难,是因为那些官吏使坏罢了。”
“所以,百姓们就有一个念头,希望陛下能肃清贪官酷吏,这个念头一直贯穿了他们的一生。”
“现在,陛下派出去巡捕,帮着他们做这件事。百姓们会有什么反应?会有什么感觉?”
“他们立刻就会觉得,陛下像是显灵的神仙一样,真的来帮他们了。在这一刻,他们对陛下的崇敬之情,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可以说,本仙的所作所为,不仅没有削弱朝廷,反而会让朝廷得到百姓的认可。”
“诸位信不信?这时候就算有反贼想要造反,也不可能有任何一个百姓跟着他们反。因为所有的百姓都觉得,当今天子,已经足够好了。反贼造反,那是要将大家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李水说到之后,看着在场的朝臣:“诸位,还有什么话说吗?”
朝臣们都沉默了。
他们的脑筋在飞速的运转,想要找出什么理由来反驳李水的话,但是一时间又想不出来。
这时候,有人说道:“谪仙说的是对的还是错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总要需要验证。如今尚未验证,那么谪仙是不是有罪,就不好说了。”
李水淡淡的说道:“所以呢?诸位在我尚未定罪的情况下,就开始批判我了吗?”
朝臣们纷纷说道:“我们便是在讨论,谪仙有没有罪。”
李水说道:“是不是有罪,诸位找几个百姓问问便知道了。”
“问问他们是觉得我大秦威严丧失,可以随意欺辱,还是觉得我大秦天子乃千古完人,一定要忠君爱国。”
朝臣们都沉默了。
嬴政淡淡的说道:“那朕便找来几个人好了。在这些人到来之前,诸卿先住在宫中吧。”
朝臣:“……”
这就又被扣留了?
朝臣们有点无奈,隔三差五就被陛下给扣押下来了啊。
不过,这一次有希望扳倒槐谷子,有希望回到以前那种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中。
被扣押就被扣押吧,无所谓了。
散朝了,朝臣们熟门熟路,又到了上次居住的小屋。
而李水笑眯眯的对朝臣们说道:“诸位,有人需要打电话的,可以来丹房。”
朝臣们都一脸无语的看着李水。
有人说道:“谪仙,你现在已经岌岌可危了,还有心思邀请我们打电话呢?”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李水微笑着说道:“本仙的性命,稳如泰山,何来岌岌可危一说啊?”
朝臣们感慨的说道:“谪仙如此淡定,真是让人佩服啊。”
现在的电话,都装了窃听提示器。不过谁知道皇宫中的电话,提示器是不是正常工作呢?
宋缔 我欲乘风归
所以,朝臣们有打电话的,但是谁也不敢说一些不应该说的话,每个人都表现得小心翼翼的。
不过,也有一些跳的最欢的朝臣,用暗语告诉了家人一些事情。
譬如施邬就是其中一个。
施邬是朝中的中层大臣。
按照正常的生前顺序,这一辈子大概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但是施邬很有野心,不想这样庸庸碌碌的过一生。
因此,施邬想要搏一搏。如果能扳倒槐谷子,那是最好了,如果不能扳倒槐谷子,也可以凭借这一次的功绩,成为朝中风头正劲的人物。
他仔细分析过陛下的性格了。
陛下不希望任何一个朝臣,在朝中一家独大。
因此,施邬如果真的能做出一番成绩来,应当会有一个光明的前途。
所以,他用暗语交代了家人一些事情。
其实,这些暗语是上朝之前施邬就和家人约定好的。
他既然要扳倒槐谷子了,就提前想到了各种情况,预演了各种可能。现在这些可能都成真了。
施邬的家人接到了主人的暗语之后,马上去寻找贫苦的百姓了。
陛下不是要找一些百姓证明槐谷子的政策是不是对大秦有害吗?
施邬就提前将这些百姓准备好,到时候槐谷子不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吗?
施邬打完了电话,心满意足的回去睡觉了。
而施邬的家人,则很快找到了一波村民。
威逼利诱,很快就拿下来了。
这些村民背熟了台词,只等着小宦官来调查了。
…………
与此同时,古麦村。
住在村口的老牛,正在接待两个巡捕。
老牛没有姓,也没有正式的名字。只因为家中养了一头很老的牛,因此被称为老牛。
老牛很拘谨,他紧张的看着巡捕,小心翼翼的问道:“两位大人,这是要做什么啊。”
巡捕说道:“听说,你和族长有深仇大恨?”
老牛使劲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绝对没有。”
两个巡捕笑了:“怎么?我们两个在这里,你还不肯说实话吗?”
老牛说道:“都是乡里乡亲的,都是一家人,哪来的什么深仇大恨。”
巡捕说道:“难道你的儿子被人杀了,这也不算是仇恨吗?”
老牛低下头去,低声说道:“都是一家人,虽然失手打死了我的儿子,但是……”
老牛说到一半,忽然眼泪掉下来了。
眼泪掉下来之后,他就彻底忍不住了,用手握住眼睛,呜呜的哭起来了。
两个巡捕一脸同情的看着他,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报仇,不仅仅是让活人出气,也是为了告慰死者的在天之灵。”
“你的儿子死了,含冤莫白。现在大仇没有得报,就算在另一个世界他过得也不快乐。”
“以前你没有能力报仇,那倒也算了,现在你明明已经有能力了,难道依然不想报仇吗?”
老牛看着两个巡捕,有些茫然的说道:“现在我有能力报仇了吗?”
然后他摇了摇头,又很肯定的说道:“没有用,没有用的,根本没有办法报仇,我没有办法报仇。”
巡捕似乎早就料到了和这个回答。
他们对老牛说道:“你是不是担心会被打击报复?”
老牛没有说话。
两个巡捕微笑着说道:“有我们在,那所谓的族长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老牛苦笑了一声,说道:“有你们在又怎么样?那羊尾被抓来多久了?不照样没有救出去吗?这里的人都听族长的,你们就算是朝廷的人,可是他们互相作证,朝廷又能怎么样?”
巡捕说道:“所以我们才需要你的帮忙。如果你能帮我们甄别一下,看看谁和族长比较亲近,谁和族长有宿怨。”
“那就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了。到时候,我们便是盟友了,一块反对族长,有了朝廷的支持,你们的胜算是很大的。”
老牛犹豫了。
两个巡捕说道:“怎么?难道你不想为死去的儿子报仇了?”
老牛说道:“想,自然是想的,不过……”
巡捕说道:“儿子都已经死了,你却还在犹犹豫豫的吗?有朝廷撑腰,你还怕什么?”
两个巡捕对老牛有点失望,觉得这家伙简直是烂泥扶不上墙。
他们对老牛说道:“你自己考虑考虑吧,我们过一会会再来的。”
老牛哦了一声,客客气气的把这两个人送走了。
等这两个人走了之后,老牛坐在屋子里面,开始思考他们的话。
难道……真的要反抗族长吗?
反抗族长,自然是可以报仇,但是……这么多年来,和族长作对的人,有谁得到好果子了?
族长那种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是危险的很啊。
老牛有点担心,有点忐忑不安。如果自己也死了,那儿子在另一个世界,连坟头上的祭品都收不到了。
老牛正想到这里,忽然听到咣当一声,房门被踹开了。
他惊恐的站起来,发现外面有两个族长的子孙。
这两个人看了老牛一眼,也不说话,就大大剌剌的走进来了,然后坐到了椅子上。
老牛惶恐不安的站在他们身边。
一时间,有点分不清楚谁是主人,谁是客人了。
这两个人看着老牛,淡淡的说道:“刚才那个巡捕跟你说什么了?”
老牛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们什么都没有说。”
这两个人用力一拍桌子,大声喝道:“放屁,什么都没有说?你还不老实交代?想要与所有族人为敌吗?”
老牛哀声说道:“他们就是和我聊聊天,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什么都没有应许他们。”
这两个人冷笑了一声:“算你识相,如果你应许了他们,这一次就死定了。”
“我们不妨明明白白的告诉你。那些巡捕不会一直住在村子里面的,但是我们会一直住在村子里。”
“你是选择得罪我们,还是选择得罪巡捕,你自己想想清楚。”
老牛连连点头:“是是是。”
这两个人看见老牛这么怂,不由得大为得意。
他们拍了拍老牛的脸,笑眯眯的说道:“这就对了。昔日你儿子若有你一般乖巧,岂会落得个命丧黄泉的下场?”
老牛听他们提到自己的儿子,听他们用这种轻飘飘戏谑的语气提到自己的儿子,顿时脸色煞白。
被两个巡捕点燃起来的仇恨,瞬间爆发出来了。
老牛满脸涨红,青筋毕露,显然已经恨到了极点。
族长的两个子孙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们只是说笑了两句,然后在老牛的屋子里挑了几样最值钱的东西,然后离开了。
等他们走了之后,老牛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要和巡捕合作了。
士可杀,不可辱。
老牛没有读过书,或许不知道这句话,但是他太明白这种感觉了。
他也是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儿子被人打死了,还要被人这样羞辱。
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不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这一瞬间,老牛打算豁出去了。
否则的话,这一辈子都要生活在失去儿子,却不敢报仇的阴影下。
于是,他在屋子里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急匆匆的走上了寻找巡捕的路。
而两个巡捕,正在羊尾的家中。
羊尾遍体鳞伤的坐在房间当中,她看了看两个巡捕虚弱的笑了笑:“你们是来探望我的吗?那就不必了,我不需要探望。”
“我更不需要你们的同情。如果你们不是这么无能的话,我也不需要旁人的同情。”
两个巡捕叹了口气,对羊尾说道:“这一次,我们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
羊尾呵呵笑了一声:“这些话,我已经不信了,你们还是杀了我,让我解脱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