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srks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大明王冠討論-第七百八十六章 拿捏明教聖女展示-aqaks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昨夜复盘之中,推广红薯一事,随着农业部的成立,随着郑钧的入主副职,基本上就已经落实了,接下来就是敦促东郊实验田改进、优化水稻和小麦的种植。
杂交水稻这个……
黄昏是真不懂,只能给他们提一个方向,看有没有那么一丢丢丢丢丢的微渺希望。
不过随着工业的发展,倒是可以推动农业工业化。
那样的话,大明只要将鞑靼区域彻底掌控好,再管理好奴儿干都司那边,就能让东北成为大明的粮食基地。
有一说一,杂交水稻是不得已而为之,吃是一点也不好吃。
不过在当下时代,若是弄出杂交水稻,是天翻地覆的好事。
关于应天全程铺设电网的事情,时代电网也会在明日去接洽工部,然后正儿八经的全力推动这个项目,大概也需要两三年才能竣工。
这两件事解决之后,剩下的就只有三件事:继续拆解明教,清缴白莲教,以及杀纪纲。
所以简单吃了晚膳后,黄昏对绯春道:“你去西院一趟,通知乌尔莎、卡西丽、穆罕穆拉准备一番,等下随我出去一趟,另外,叫上阿如。”
绯春:“阿如?”
黄昏笑道:“阿如温查斯,她是鞑靼人,我怕黄府之外的人歧视她,所以简称阿如,以后你们也这般称呼她便是。”
绯春哦了一声,又小声的道:“可以不让乌尔莎去不?”
醉醒囧囧
黄昏不解,“她怎么了?”
绯春呵呵乐了,又有点酸的道:“她今天忽然有点呕吐,有点像是在……害喜。”
大 小姐 駕到
田園 閨 事
一旁的徐妙锦闻言,眼睛一亮,“真的?”
绯春点头。
黄昏还没说话,徐妙锦就道:“那要好生照顾着。”
黄昏咳嗽一声,“锦姐姐,我从关外回来才几天功夫,怎么着就有喜了,这事可别张扬,得让御医好好检查后再说。”
就算从关外回来了睡了乌尔莎,可孕反不会这么快出现。
妈蛋,难道老子被绿了?
徐妙锦也愣住,弱弱的道:“是啊,时间对不上呢。”侧首对绯春道:“估计不是害喜,可能就是这几日吃坏了肚子,你明日找个郎中来把把脉。”
绯春一想也是,捂嘴偷笑道:“那就不用请郎中了,肯定是吃坏肚子了。”
她一点也不担心姑爷被绿。
乌尔莎可是黄府所有女眷中,除了小姐和自己外,对姑爷最死心塌地的女子,永远也不可能把姑爷绿了。
黄昏放下碗筷,“那就让乌尔莎休息罢。”
走向房间,“绯春你去通知其他人,我回房间里换一身衣衫,要去见明教圣女,还是注意点形象,免得让明教的人小觑了。”
玩个小号遭雷噼
狂后,乖乖让朕宠
徐妙锦若有所思,“那个少妇?”
黄昏心里一哆嗦,回头谄笑道:“锦姐姐你可别乱想啊,我对方娇可没任何想法,今夜去主要是因为应天这边的明教高层现在只有她,我需要她的明教的人帮我做一些事。”
拆分明教,清缴白莲社,都需要方娇出力。
徐妙锦格格的笑。
也觉得自己想多了,方娇已近四十,就算再风韵犹存,夫君也看不上。
换了衣衫,从房间里出来时,穆罕穆拉、卡西丽和阿如已经在主院门外等他,黄昏正准备出发,徐妙锦却喊道:“夫君,别忘了个事,与弼夫妇之前写过家书,大概会在明后日抵达应天,到时候你是不是抽空去城外十里折柳亭迎接他一下,并为之接风洗尘?”
黄昏笑道:“好嘞,我们一起去。”
想了想,再问道:“锦姐姐,你确定国子监那个和于谦齐名的少年叫刘宁然,其母亲是国子监附近坊子里的方娇?”
徐妙锦笑着点头。
在比邻国子监附近的鸡笼山的坊子里,有一座不甚起眼的院子,住着一对孤儿寡母,坊子里的百姓虽然不知道这对孤儿寡母的来历,但知道不是普通人。
那少年可是在国子监的太学读书。
那寡母虽然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这片区域的官老爷们对她很是客气,甚至有些畏惧,而且还经常有身份不明的人来拜见她。
龙须沟 老舍
更让人羡慕的是,她家那小子在国子监那可是风云人物,被监正大老爷青睐的少年天才之一。
一灯如豆。
木偶娃娃 Katuly
虽然儿子已经在国子监的太学就读,自己也得到了朱棣的安顿和赏赐,但方娇知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所以依然过着简单日子。
倒不是她,主要是怕儿子误入歧途。
我的鬼尸新娘 潜心梦徒
儿子刘宁然根本不知道,其实他母亲的房间里,至少放着上万两的宝钞。
看着儿子刘宁然在灯下苦读,方娇做着绣活,觉得人生如果就这样该多好,自己不是明教圣女,儿子又个是天才,未来的轨迹必然是科举,中第,入仕……
可惜,自己的身份特殊。
院子外忽然响起敲门声,方娇听了一会儿,知道是官府的人,若是明教的人,敲门会有暗号,也有些奇怪,这个时候了,官府怎么会来人?
起身,让儿子刘宁然继续看书,方娇来到院门外,打开门,看着院外那个已经快要记不清模样的青年,讶然,“是你?”
黄昏呵呵笑着往里走。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方娇只得让开道路。
黄昏站在院子里,看着坐在床畔读书的少年,这就是那个和于谦齐名的少年?
也没什么特别的。
一样的两个眼睛两个耳朵两个鼻孔一张嘴,但人比人气死人,这少年虽是方娇的儿子,却是不折不扣的人才。
黄昏笑着回首看着方娇,皮笑肉不笑的那种,“不错,有点读书人的样子了,不愧是和于谦齐名的太学天才。方娇,我今夜来也不和你绕弯子了,直说罢,你的平静日子得来不易,想要守住这宁静,你付出的远远不够,还需要更多,而我当下就有事情要你去做。”
方娇哂笑,“你是陛下?”
自归顺官府,也就朱棣敢对自己下旨意,其他人谁敢?
北镇抚司的镇抚使李春都不敢!
黄昏冷笑一声,“你大可以试试,别忘了,明教不止你一个圣女,还有教主唐青山,还有长老韩长青,没了你这个圣女,我依然能办成我要办的事情,所以你没得选择,也许你认为我在威胁你,那么你可以试试拒绝我看看!”
方娇沉默了。
身在京畿,又有明教教众作为耳目,她哪会不知黄昏在朝堂的炙手可热。
片刻后才问道:“你要我做什么?”
肯定不是暖床。
方娇有自知之明,不提黄昏身后那三个明显不是大明人的女子,就是黄府那个徐妙锦,自己再年轻三十年也比不过。
黄昏道:“两件事,第一件事,我要你以圣女之名,勒令你能掌管的明教势力,以及知会那些你无法掌控的明教高层,让他们的人帮助我全面寻找白莲社的行踪。”
顿了一下,“白莲社没明教的命好,我要在入冬之前,在全国范围内大肆清缴白莲社。”
方娇犹豫了下,“好!”
雕刻一个传说 弘夷
清缴白莲社,这其实和明教的利益并不冲突,何况方娇也明白,若是白莲社被清缴了,对明教而言也是好事,以后大明就更不会对明教亮屠刀。
又问道:“第二件事呢?”
黄昏眸子倏然阴沉起来,锋芒毕露,浑身充满锐气,“第二件事,你以圣女的名义,并教主唐青山和长老韩长青的名义,命令全国境内所有的明教高层到京畿来议事。”
是时候将全国的明教彻底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