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60熱門都市小說 青春流火 愛下-第534章 沒到逼急的時候鑒賞-d03tf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迅速穿戴齐整,许晖冲出了办公室,但在门口就被一个黑影给拦住了,大半夜的居然还有人在办公室?
大國醫
许晖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是姜小超。
“你咋没回去?”
“加班晚了点,跑回家太远,就呆这儿了。”
舊時,舊事
“哦,那你早点休息。”许晖不疑有他,抬腿便要绕过姜小超出门,却不料又被对方拦住了。
“快十二点,有啥急事需要这么晚出去?”
重生之庶女心計 傾墨
“商业巷那边出点事儿,我哥们受伤了,去趟医院。”
“这么晚,最好别单独出门,邵强有交代。”
“卧槽,我这是去医院啊,有啥危险?”许晖也是急在一时,但想想邵强的确是反复交代过,非常时期,要特别注意。
而且许晖也跟他自己立下了三不准的规矩,这才坚持了几天?
“甭管是哪儿吧,如果不是十万火急的事儿,最好电话里解决。”莫看姜小超平时不吭不哈,但关键时候敢说话。
冥仙傳 勤悔的豬
许晖知道对方一片好意,也早就知道姜小超进这间公司是带着‘任务’来的,但现在付建平等人明显都有点情绪失控,不去一趟实在放心不下。
争来争去,姜小超退让一步,提出跟许晖一起去,这没问题,于是姜小超取了防身用的伸缩棍,俩人骑了一辆摩托出发。
邪王盛寵:天才預言師 公子楚
从丁家村到市区,单程就要二十多里,姜小超不但辛苦,而且同样冒着风险,许晖其实很有歉意,好在一路上虽然提心吊胆,但终究没什么事儿。
到了红十字医院,许晖直奔急诊室大堂,姜小超在外面看了看没进去,蹲在外面抽烟。
付建平、良子、谢海青和邹猛都在,一个个灰头土脸,但每个人的眼神却充满了戾气,那是一种满是怨恨,却无处发泄,被压抑到了一定程度的危险状态。
“单涛还在里面?”许晖故作平静,他的出现让大家的情绪稍稍缓和了一点。
“嗯,虽然脱离了危险,但医生说还要观察一下再去病房。”
“没通知他家里人?”
“这种样子,谁敢通知?”
“到底是什么情况?”
“外面说,外面说,猛子等在这儿。”付建平拉起许晖就往外走,之前在这里吵嚷、争执,他已经被医生骂了好几回了。
于是几个人到了外面,看见还有一位姜小超,大家以前见过,很平淡的点点头,姜小超干脆往远处挪了挪。
良子先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讲到激动的地方,嘴里自然带着各种草泥马,大家之所以争执和愤怒,就是无法确定谁在搞建鑫。
首先想到的、最直观的报复者似乎是与良子干架的那家门市的老板,反正良子是这么认为的,用他的话说,那厮胆肥、脾气冲,而且骨子里就有种邪性,干这种事儿很正常。
但付建平觉得没这么简单,那个门市老板正在住院,双方还在协商赔偿的事情,即便是想报复也要拿到钱再说,逻辑上不对头。
而且付建平找人打听过这个老板的背景,非常简单的一个人,家就在八一路附近住,从小打大到本土本乡,此人跟谢三的二哥还认识,家里的老房子被拆了后弄了点本钱,一直在商业巷做生意。
总之,这个老板有动机,但报复的时机不对,而且他也要考虑今后在商业巷的生存问题,再邪性的人也不莽到木头的地步。
许晖认为付建平分析的有道理,再问谢海青的意见。
这货支支吾吾的有些不好意思,西海出事儿的时候,他跑回家跟媳妇腻歪去了,恰巧付建平也不在,唯独让单涛糟了大罪,他脸皮再厚也觉得丢人之极。
殿下,别抢我孩子! 虹格格
其次,谢海青的思路更为清奇一些,怀疑是不是田乐为了报复许晖,忍了一段时间又来搞事情?
这些话,因为许晖在场,又有点不好说,最后反而被许晖自己给说了出来。
大家把各自的意见一归拢,发现被怀疑的对象挺多,看似谁都有可能,却又都没什么头绪。
许晖只好按可能性的大小排列,大家各找依据,田乐居然排在了最可能的位置,其次是王久东、贺胡尔一伙人,这是付建平提出来的,这帮人销声匿迹了很久,被赵复和易洪嚷嚷了半年,一直没有动静,会不会现在跳出来呢?
有些话,许晖不好当面说,王久东这帮人其实是易洪的一个幌子,就是拿来恐吓和敲诈建鑫用的,赵复曾经也说过,他怀疑老早在文化大院门口用刀砍他的谋生男子可能不是王久东的人。
最后,可能性最小的反而是那个门市的老板。
此事的特点也很清晰,对方有组织,有计划,全都是生面孔,目的性极强,相对熟悉建鑫的主要成员,而且一定是凑了某种时机而来。
仙魔道典
至于是什么样的时机,许晖只有一种潜意识的感觉,却说不太清楚,在哥几个面前也不好随意透露。
许晖赶来的一个重要目的是安抚大家,不要再按以往的方式去处理事情,也不要完全陷入寻找仇家的思维漩涡里,否则极容易出问题。
但是事与愿违,眼前的这哥儿仨,情绪十分暴躁,付建平还稍稍好一点,良子和谢海青对许晖的劝慰就明显反感了,说多了恐怕还起负面作用,许晖叹了口气暂时放弃。
“这卡里有三万,大晚上的匆匆忙忙也没来及去取钱,密码你们仨都知道,不够了给我打电话。”许晖的心很累,不想再啰嗦,起身招呼姜小超离开。
“老七其实是一番好意,你们俩不要总是那么冲。”
“拿他当兄弟才这个态度,否则我啰嗦个几把。”良子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当老大就要有个当老大的样子,哪儿来那么多叽叽歪歪?”
“都什么情况了,还温温吞吞的装斯文?换作以前的建鑫,谁踏马敢这么搞?”
“不过,话说回来,做了这么多年兄弟,你应该了解老七,这还没到真惹急的时候,想想附中那一回,我就对他充满了信心,哈哈。”谢海青最没心没肺,尽管肚子里到处都冒火,但开起玩笑来是没有任何心理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