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r2j精华都市异能 塵封九界討論-第一百九十章 說書人塵囂閲讀-lzy6x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
被陈二一直念叨的小花正悠哉悠哉的走在山路间,突然就打了几个喷嚏。
摇摇尾巴,小花喃喃道:“我这个修为还能打喷嚏?太奇怪了!”
然后它突然想到什么事情,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一定是出来太久了,老头子念叨我呢!坏了坏了,如果老头子生气了……”
想到这里,小花浑身一个哆嗦,脚下凭空出现一朵白云将它身体托起,以一个让人想象不到的速度飞快而去。
云朵上,小花一脸忧愁,默默地算计着:“待会儿我就说是黑暗世界的那些东西捣乱,所以这才回去晚了?”
“那要不要把自己弄得狼狈一点?”
礪劍太
不过只是刚想想,就立刻否定了。
“老头子能掐会算的,怎么可能骗得过他啊!”
一路疾行,一路忧愁,但他怎么都想不到,罪魁祸首只是它救人时,随手一起救下的那个~
半日后,小花在一座人类的城镇中降落。
然后又开始迈着悠哉悠哉的步伐进入了城镇,只是眼神畏畏缩缩的,多少有些心虚。
它东逛逛,西绕绕,最后才不情不愿的来到了一家酒楼。
邻家竹马恋青梅 章句小儒
这家酒楼装修算不上有多好,从里到外的木质都透着浓浓的年代感。只不过被店家打扫的很干净,坐在里面也算舒心。
店门口,十几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和流浪狗眼巴巴的看着店内,眼中满是期盼。
由于店主心善,每天都会把一些剩饭剩菜喂给它们,所以时间长了,每到吃饭的点儿,它们都会自发在这里集合。
馭蛇狂妃【完】 阿梅兒
刚刚到酒楼门口,一只黑不溜秋,浑身带着泥点和灰土的小母狗便凑了过来,在小花嫌弃的眼神中,往它身上蹭了蹭。
小花顿时落荒而逃。
酒楼中,酒客们杯盏交错,人声鼎沸。
因为总是推出一些别出心裁,能吸引人的东西。所以这家酒楼虽然不是城镇中最大的那家,却是客人最多的。
豪门婚宠,梁少的宝贝甜妻
他们做的很多东西,都让同行有些看不懂,但等到他们把客源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后再模仿,他们又换新花样了。
前几天,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位说书先生在门前说了几次书,围观的人挺多,店家就把那说书先生请进了店里,甚至在店中央撤了几张桌子,摆了书台。
说书先生名为尘嚣,可能因为年岁大了,面相有些丑陋。但他嗓音极好,老人、年轻人的声音都模仿的惟妙惟肖。
尘嚣身边有位红衣姑娘,帮他配故事中女子的声音。
红衣姑娘长得不算多漂亮,但干净的脸庞总是让人忍不住多瞅上几眼。
开始的时候,酒客们都以为这是爷孙俩出来讨生活,但后来才知道,说书先生和红衣姑娘居然是一对儿,于是调侃了好些时日。
还有当世贤者听说了这事儿,编了一首调侃意味浓重的诗,诗中最后一句“一树梨花压海棠”更是被广为流传。
小花到这里的时候,尘嚣和红衣姑娘刚刚上台。
“今天讲啥故事?还是那位修为有一百层楼那么高的凉王?”
还没容尘嚣落座,下面便有酒客叫道。
可尘嚣扫视一圈后,突然说道:“今天咱不讲世子,讲讲咱天命大陆的故事。”
台下众人哄声四起。
穿越父皇是昏君
“天命大陆有啥好讲的嘛?翻来覆去就是那些事。”
“就是,咱活了一辈子了,啥没听过?不用你来讲,继续讲世子啊,他最后有没有去找瘸腿店小二啊?”
“赶紧把世子的故事给讲完!为了听个故事,我天天来这里喝小酒,家里婆娘都要闹翻天了!”
尘嚣听着酒客能喊话,也不恼,而是慢慢说了一个小故事。
“曾经,有一只小蚍蜉,它认识了一只小蚂蚱,两人玩的很开心,很快成为了朋友。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小蚂蚱和小蚍蜉说:太晚了,我回家了,明天再来找你玩。”
“小蚍蜉很纳闷:明天?那是什么?”
阴阳师小魔妃
“从那儿以后,小蚂蚱再也没见过小蚍蜉了。”
台下众人一愣,不知道尘嚣老头葫芦里卖什么药。
尘嚣微微一笑,也不管台下人什么反应,只是继续讲道:“后来啊,小蚂蚱又遇到了一只小老鼠,他们也很快成为了朋友。但等天气越来越冷的时候,小老鼠对小蚂蚱说:我得回家过冬了,咱明年再见!”
“小蚂蚱很好奇:明年?那是什么?”
讲到这里,尘嚣这才坐下,老神在在的端起一碗赏酒,美美的喝了起来。
小花见老头子心情很不错,赶紧屁颠屁颠的凑了过来。
台下,一位坐在轮椅上的白衣青年听完故事点了点头,掏出了纸笔。
这次要写的字有些多,而且白衣青年觉得这故事也很“大”,但偏偏写起来毫不费力。
等停笔后,思索良久,看向尘嚣的眼神满是震惊。
又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反应了过来,指着尘嚣笑骂道:“好你个说书老头啊,居然骂我们不知天高呢!你讲,我今天就听听,这天命大陆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精彩故事!”
囧道萌鬼搗蛋妖 遊蕩的遊魂
浮生相思老
这人一提醒,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一同笑骂,甚至还有人抛出了“一树梨花压海棠”的诗句,惹得众人大笑。
尘嚣品了酒,这才悠哉悠哉的说道:“故事好不好,说完咱再论!还是老规矩,故事讲的好,你们就赏我两口酒。”
“讲的不好就当我们没听过?”又有人插嘴说道,台下再次哄笑。
阴夫在上 天荷
可能是习惯了,所以酒客们和尘嚣听了对方的玩笑话并不生气,反而气氛越来越好。
见差不多,尘嚣这才把脸一摆,严肃的说道:“玩笑归玩笑,但书里的内容,大家可以千百年后再去细品。”
一座凡人的城镇,一家凡人的酒楼,有几个人活的到千百年后?
所以酒客们只是以为尘嚣又在故弄玄虚,也没做搭理。
但轮椅上的白衣年轻人见尘嚣要开始讲故事了,赶忙正襟危坐。
尘嚣看着如同在学堂听课一般的白衣年轻人,暗地里点了点头。
本以为将要面临老头子狂风暴雨的小花趴在尘嚣脚边,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瞥了两眼白衣年轻人和他身边的可爱姑娘,心头疑惑道:“这世界,已经走向衰败,可为何还会出现这么多优秀俊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