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kbe精品玄幻小說 請和優秀的我談戀愛 線上看-第一百一十三章 你這個小姑子,真是不懂事鑒賞-xhkwf

請和優秀的我談戀愛
小說推薦請和優秀的我談戀愛
Acme解放了双手和大脑,车子平稳的在路上行走。
徐致野攥着苏晚的手不肯放,感慨:“我记得以前有个明星官宣恋情的时候,发了一张开车时拽着他女朋友手的照片,配文‘这样开车慢一点’,结果因为没有安全驾驶被网友骂得很惨。现在我们研发了Acme,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苏晚不关注娱乐圈,也不知道对方说的这件事,闻言笑了笑,徐致野又在不动声色的自夸了。
结果徐致野转头叹了口气,头仰在靠背上“不过这次我鼓足勇气亲自从头到尾体验了一次,在对自己产品感到信任的同时,也更加感受到了自己的责任。无人驾驶模式的确很方便,但对于大多数使用这个模式的人来说,开启的同时也等于把自己的命交给了一个冰冷的机器。万一它真的出现问题,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石子没有检测到,都可能会引发大的交通事故。”
徐致野脸上带着忧虑,一向让他引以为傲的成果,如今却也引发了他的忧患。
松开紧握的手,徐致野摸了摸方向盘,“其实,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在哪个地方特别擅长过。小时候我的成绩不如徐致远,每年过年家里的长辈夸奖的总会是他。后来柠柠来了我家,小丫头长相讨喜还喜欢撒娇,家里的宠爱自然也更偏向他一点,我在家里的存在感就更低了些。”
苏晚眨了眨眼,转头看向徐致野。
“后来考了个普通的大学,读了个普通的专业,就连这个MFC都是因为没人继承才落到了我的头上。我父亲从来不管我的经营状况,弄好弄坏都没关系,即便是这次在网上的风浪这么大,家人都不曾问过、安慰我哪怕一句。”
“所以苏晚,你说在我手中做的Acme,真的可以帮助更多的人嘛?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又该怎么办。”
他真的……可以吗?
这些话,徐致野憋了太久太久,成为积在男人心里的那一个小小的结。
MFC频繁创新,期待的也不过是家人的一句称赞;网络恶评蜂拥,盼望的也不过是家人的一句问候。
可是什么都没有。
说到底,徐致野是在意的。
苏晚至此才知道,徐致野为什么不想回家,又为什么明明资质平庸,却总是表现出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态。
“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不联系你是因为家里人相信你,所以无条件支持你做的一切决定呢?”
帝枕歡之最毒廢妃。
徐致野一愣,转头重新看向苏晚。
“1886年世界上第一辆汽车研发开始,汽车的存在广受争议。然而,到了1970年全球汽车总数量几乎每15年就翻一番,如今的汽车数量以亿计数。在汽车发展的漫长时间中,因为汽车事故死亡的人数更是不计其数,我国如今万车死亡率大概就在6.2左右,然而人类从没有想过因为汽车具有如此高的风险,而禁止汽车,而是不断采取手段积极应对。”
“我想说的是,任何一个新兴事物的发展都是饱受争议的,然而只要它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确实能够推动社会的发展,那就不会被淘汰。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安全,人为驾驶不会规避事故的发生,让无人驾驶汽车完全做到零事故率这个难度也很高,你没必要因此而感到沮丧。”
徐致野心中一暖,掩盖自己的情绪朝着苏晚打趣道:“这个观点听起来,不像是一个负责汽车安全的工程师会讲出来的话。”
“我从事汽车安全检测工作至今也有十年了,研究的汽车事故没有一万也有八千,甚至不管什么性能的车子都无法保证在车祸发生的时候,能够让人毫发无损,所以我们安全检测员做的,也只是最大程度提高安全防范等级,减少事故发生的人员伤亡。”
久違了,沐叔叔 雜草葉子
苏晚弯了弯嘴角,“所以徐致野,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比我遇到的任何人都要好。我想,你的家人也正在以你为傲。”
徐致野嘴边的笑容越挑越高,握住苏晚的手,“所以,也是你的骄傲么?”
苏晚伸出食指挠了挠男人温热的手心,“当然,不然我怎么会选你当我男朋友。”
男朋友。
徐致野露出一排白牙,这个新年是他过的最温暖的年。
零点的时候,苏晚接到了徐柠柠的视频电话。
接通女孩红扑扑的脸出现在了镜头那端,眯着眼睛祝苏晚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苏晚见女孩鼻子跟眼睛都红红的,虽然在那头努力装作喜气洋洋的样子,但还是被苏晚敏锐发现了不对劲。皱了皱眉,“哭了?”
徐柠柠吸了吸鼻子,原本是不打算麻烦苏晚的,结果女人一问反倒憋不住眼泪又滴了下来。使劲儿摇了摇头,“姐姐,我想去找你可以吗?”
苏晚看了眼在旁边眼巴巴盯着自己的徐致野,点了点头,“我现在去接你。”
***
今夜是大年三十,原本徐致野应该跟苏晚在烟花之后携手回家,伴随着零点的钟声开启浪漫的一夜。
绝不是像现在这样,他一个人坐在客厅,苏晚跟徐柠柠两个人在房间里聊天。
徐致野磨了磨牙,过年徐柠柠真是光长年纪不长情商,老缠着他未来老婆做什么!
最簡初心 希田羽共
房间内,徐柠柠眼睛红红的,“对不起啊苏晚姐,过年影响你的心情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徐柠柠再过几日便跟随学校一起去美国训练,半年都不能回家。女孩从来都没离开过家,就连上大学都是在本市,徐家二老如今退休也没什么事做,一周能去看女儿八次。
冷不丁的一个人要出国,心里越想越害怕。
灭世人魔
我的绝色校花老婆
再加上徐致远这段日子对自己出国一事不闻不问,甚至今天她想出门,徐致远都冷漠警告了一句:“在北城收敛点。”
好像如今在大哥眼中,她已经完全是一个坏孩子了。
过年原本应该是一家人喜气洋洋的大团圆,可是大哥到了晚上便去了医院值班,小哥又直接找了苏晚连家都没回,父母忙着跟亲戚打牌聊天根本顾不上她,她又跟其余的表兄妹不熟,只能一个人待在房间暗自垂泪,越想越难过。
如今找遍了所有人,能让她讲出自己这点心事的,也不过苏晚而已。
其实徐柠柠也不是想要求得苏晚安慰,只是单纯的想将压在心里的话讲出来而已。
拽着苏晚一直说了一个多小时,到最后终于累了撑不下去,倒头睡着了。
苏晚叹了口气,她总觉得徐柠柠跟徐致野的性子如出一辙,对待感情也都是一样的敏感。
一个晚上,听了兄妹俩轮流跟自己讲心事,苏晚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有了当心理咨询师的潜力。
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苏晚一把就被站在暗处的人抱了个满怀。
苏晚被吓了一跳,闻到熟悉的味道才放下心来,“还没睡?”
王爷的特工狂妃
徐致野哼了一声,“你陪她陪了好久。”
“她是你妹妹。”
“哼,所以才没把她丢出去。”徐致野冷哼,“你这个小姑子,真是不懂事。”
苏晚失笑。
黑暗中,徐致野拿出个东西放到苏晚手里,“大年初一了,新年快乐。”
是一个摸起来分外有分量的红包。
“这该不会是压岁钱吧?”苏晚有几分好笑,好像从高中之后就再也没收到过红包了。
我的大坑貨 壹粒金丹藥
“没错,如今你是我的宝宝。”徐致野抱着苏晚,轻轻啄了啄女孩的耳垂,“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