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i3e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機獅咆哮 愛下-第七百三十五章 星空之下的歌聲鑒賞-osghl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海面之下,到底有着什么东西?
值得让终焉议长的左右手拉米娅·拉布雷斯亲自出马,坐镇这里,等待着那样东西破蛋而出的瞬间?
黑发少年的双眼中闪过了一丝探究的光芒。
说到底,他之所以能够顺利在无数的世界当中,寻找到因那位皇帝鲁路修·V·布里塔尼亚而失散的妹妹,还是因为被终焉议会隐藏在这片海面之下的东西。
“说起来,MR.K你的最初目的已经完成了一个了。”
转身凝视着那片平静的海面,拉米娅的声音清冷无比。
“嗯!是的。多亏了议会的帮助,我才得以与妹妹,娜娜莉相聚。”
黑发少年毫不吝啬自己对终焉议会的感激,不断地向着眼前身为这位议长左右手的女子送上赞美。
“你果然不是那位皇帝陛下。尽管身份,相貌,基因都是一模一样的,但你们的成长环境却是有差异的。或许,这样才是造成前任皇帝被你杀死的局面发生的原因。”
不知为何,随着拉米娅那清冷的声线响起,黑发少年的背脊处竟泛起了一丝冷意。
对方,似乎正在试探他!!
眼前的女子,
不,
不是!
是站在眼前女子身后的那个人在试探他!
掌控终焉议会的议长阁下正在试探他!
虽然有些意外,但却在情理之中。
想看云飞却没有风
自从黑发少年亲手杀死了“自己”,并从他手中继承一切,以大无畏的姿态独自闯过了那一条道路,以皇帝之名站在终焉议会上的那一刻开始,黑发少年便知道这一日必将到来。
只是,他并没有想到,那位议长竟然会忍耐到他与娜娜莉相聚之后,才开始发难。
“不!不管是什么原因,我和皇帝鲁路修之间,只能活下来一个。这是从一开始就无法改变的事实。这一点,相信当初向皇帝鲁路修推荐那一条道路的议长也非常清楚。”
反击,悄然展开。
那一条道路。
那一条通往杀死众多平行宇宙的“自己”,夺取“自己”的力量的道路,可是终焉议会的议长阁下亲自推荐给皇帝鲁路修的。
这一点,拉米娅是无法否认的,也无法反驳的。
在如此铁证之下,拉米娅沉默了。
“想起来,加拉尔霍恩那边或许已经不安全了。MISS.L。不知我是否能将娜娜莉给带过来,嗯,连同目标的未婚妻也一同安置在这边。”
见好就收。
黑发少年并没有过于逼迫拉米娅,反而退让一步,摆出了服从议长的姿态。
紙婚 鏡無緣
这一步,让拉米娅欣然点头。
“可以!正好在这附近,我们设有一处安全点。不但是你的妹妹以及目标的未婚妻,就连你的伙伴也一同喊来吧!那里,足够保护她们了。”
“非常感谢!”
大洋洲以北。
那座在古老厄祭完全撤退而平息了战火的城市依然还处于紧张有序的备战气氛当中。
古老厄祭的败退,有目共睹。
但没有人敢相信古老厄祭这会是一去不复返的败退。
人类,只是打赢了自古老厄祭复苏后的第一战而已。
而这第一场胜仗在很大程度当中,便是因为那一头中途进场,独立迎战这座城市当中的古老厄祭绝大部分力量的钢铁雄狮。
此刻,刚刚目睹了古老厄祭的败退的加拉尔霍恩士兵不得不送别独自离开卡奔塔利亚,独自南下的钢铁雄狮。
转眼间,距离长牙狮零式从卡奔塔利亚独自离开,朝着那道巨坑南下已经过去了三天之久了。
随着长牙狮零式越来越深入大洋洲的内陆,情况也渐渐与雷明凯所预测的一样。
在大洋洲的内部,古老厄祭的活动迹象越来越频繁。
从依稀可见,到随处可见,再到避无可避,唯有通过战斗手段,强行突破古老厄祭所布下的游荡兵力的包围。
只是一天不到的时间,长牙狮零式便与那些游荡在大洋洲内陆的古老厄祭交手不下于十次。
哪怕那些游兵散勇对于长牙狮零式只不过是毛毛雨,但也架不住频繁地出现,让长牙狮零式烦不胜烦,大为恼火。
本来在长牙狮零式的打算当中,是想运用疾风装备的最大速度,尽可能地以直线移动的路径一路南下,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一口气冲到那道巨坑边上。
“切!凯。还有没有其他办法?这些苍蝇很是烦人!”
趁着附近的游兵散勇一时之间还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零式捉紧时间囔囔着要雷明凯重新选出新的道路。
“办法有是有!但是,还得让你再来一次踏水而行。”
雷明凯的办法自然是简单的。
既然零式对遍布内部的古老厄祭烦不胜烦,那么就直接东进到海边,沿着海岸线一路南下,从而避开了在内部游荡的古老厄祭。
只是,这样一来···
雷明凯的某些打算就要落空了。
“踏水?凯,你这混蛋一开始不就是想要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吗?”
零式一愣,随即点破了雷明凯的想法。
但话一出口,零式顿时反应了过来。
“嗷!凯,你这家伙在寻我开心吗?”
“不!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雷明凯一开始的确是想要尽可能地吸引古老厄祭的注意力,将周围的游兵散勇都吸引过来,从而让古老厄祭分布在这片大陆上的兵力网络出现漏洞。
在这一层用意的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想法。
若是这些古老厄祭真的如同自己所猜测那般,在那道巨坑周围,甚至是里面搞事情的话,必然不会将自己这个大摇大摆地横贯整个大陆,笔直地冲向巨坑的敌人无视掉。
“我那只是抱怨!抱怨!!”
零式的全息影像一出现,便张牙舞爪地扑到了雷明凯手臂上撕咬了起来。
只可惜,全息影像虽然看上去很是逼真,但却无法对雷明凯造成任何伤害。
最多,也就是觉得零式那副模样煞是凶恶而已。
首席寵妻入骨
突然间,雷明凯和零式齐齐地朝着左侧看去。
傾暖未顏墨染成畫 壹慕
那里,正好是将大洋洲的一角吞噬的巨坑所在方向。
“有点不对劲!”
零式的全息影像突然变得摇晃了起来,仿佛是受到什么干扰似的。
然而,零式的全息影像并不是经过长距离传输而成,而是自己在自身本体内生成的。
按道理来说,是根本不会发生任何干扰的情况。
“走!”
随着零式的全息影像越发地摇晃,雷明凯感到自己心中的猜测有可能会成真的紧迫感也越发地强烈。
那道巨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有一刀在手 大变脸
一道道如幻如梦的光影从虚空中降下,犹如轻纱那般将那片海面笼罩在其中,煞是好看。
“那是?”
这突如其来的光影让黑发少年鲁路修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似乎对突然发生的景象很是惊讶。
“时机,也许到了!”
而站在旁边的拉米娅轻声说道。
言语中,似乎透着一丝感叹。
同时,她的目光更是略微迷醉地看着从虚空中降下的梦幻光影。
随着光影的出现,笼罩在这片海面的天空也渐渐变成了群星闪烁的璀璨星空。
大至聖 砂糖豆腐
在如轻纱飘扬般不断变化的光影之上,那星空似乎也开始了发生了一丝变化。
鲁路修的目光从光影上移开,凝视着那片已然发生变化的星空。
刚开始的时候,凭借着鲁路修年幼时阅读关于星空的书籍所得到的知识,他很容易地就辨认出笼罩在其头顶上,笼罩在这片海面上的星空当中的每一个熟悉的星座。
只是,还没有等他辨认出一半的星座时,星空骤变。
眨眼间,鲁路修曾经熟悉的星空突然变得扭曲,那壮观的星座突然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所扭曲,所粉碎,全然不复原本的模样。
此刻,鲁路修所凝视的星空已经可以用“毁灭”这个词语来形容。
“MR.K。仔细看着吧!这就是我们终焉议会的真实之一。这可是前皇帝未曾知晓的秘密。”
星空扭曲之际,拉米娅的声音再度响起,让鲁路修的思绪突然一顿,而后又疯狂地运转了起来。
难道说,在如此这个巧合的机会之下,从皇帝那继承了MR.K之名的鲁路修终于走出了皇帝未曾走出过的一步?
鲁路修的目光越发地专注,精神更是随着那一个个熟悉的星座破碎而越发地集中。
世人所熟悉的天马座,仙女座,天蝎座等等黄道十二宫星座相继地破碎了。
这些星座破碎之后所散落的星光,竟神奇地停留在那片扭曲的星空当中,不曾消散,也不曾离去,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
星空不断地扭曲,扭曲到了连鲁路修都未曾想象过的地步。
扭曲到极致的瞬间,鲁路修甚至还产生了眼前所发生的一刻并不是真实可见的,而是极有可能是存在于梦境当中才会发生的事情。
“咔···”
突然间,一声宛如卡带般的声响骤然响起间,扭曲的星空随之一顿。
紧接着,那些停留在扭曲星空当中的星光像是听到某种召唤那般,纷纷划出一道道壮丽奇妙的轨迹,带动着那被扭曲到极致的星空再度运转起来。
星光璀璨,斗转星移。
伴随着那些星光不断移动目光的鲁路修在第一个星座再度出现在那片星空的瞬间,竟惊觉再度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星空已经不是自己所熟悉的星空。
而是,一个陌生,而又充满未知的全新星空。
重铸清华
“这···是?”
谨慎的鲁路修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惊讶,而是将问题抛给了拉米娅。
“我不知道。”
让鲁路修意外的是,拉米娅居然很是干脆地承认了自己也如同他一般,对这片陌生的星空一无所知。
“MISS.L你也不知道这片星空?”
“是的。我并不知道这片星空的事情。更确切地说,我对这片星空的出现毫不知情。这···只不过是议长大人一手所打造的计划,妾身···吾···我···只不过是一个执行者而已。”
鲁路修渐渐地习惯了拉米娅那时不时就会出现的怪异自称,但眼下的关键并不在此。
更何况,眼下的疑惑还没有解开,新的疑问更是接踵而来。
“啦···啦啦···”
只见最后一座陌生的星座完全呈现的瞬间,那片扭曲的星空也在某种力量的牵引下,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了鲁路修眼前之际,被光影与星光所笼罩的海面上异变再生。
镜···
不知何时,那片海面竟变成了犹如镜面般平整的状态,再也不复之前那潮起潮落,涛声不绝于耳的模样。
而在这广阔无边的镜面中央,那鲁路修就算是眯上眼睛,都无法看清楚的位置,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赫然出现在那里。
“那里,有一个人?!”
鲁路修下意识地摸向衣兜,但却突然停下了。
“如果MR.K你想要看的话,就大胆地去看吧!也许,也就只有这个机会,能够让你亲眼目睹祂的真容了。”
“祂?!”
鲁路修敏锐地察觉到了拉米娅所使用的称呼用词的差异。
“是的。祂!”
拉米娅轻轻一笑,便不再说出更多关于这个“祂”的情报。
思索之下,鲁路修停下的右手再度动了起来,将放在衣兜当中的电子望远镜取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便果断地放在了眼前,一边调节倍率,一边看向那道出现在镜面中央的那道身影。
————
灰色的长发轻轻地搭在了柔弱的肩上,
灰色长发之下,是一张仿佛是沉浸在美妙梦境当中的俏丽脸孔。
以洁白柔软的轻纱所缝制而成,领口,袖口处更有着一道道神秘金色纹路点缀的长裙将那纤细的身躯包裹在其中。
“女人?!祂?!”
手中的电子望远镜一遍遍地调节着倍率,好让鲁路修看清楚那道出现在镜面中央的身影。
可越是观察,鲁路修心中的谜团就越发地多。
那出现在镜面中央的少女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名拥有清醒的自我意识,行动自如的人类。
与其说,那是祂。
更不如说,只是一名生死不明的少女。
更值得让鲁路修奇怪的是,那阵渐渐地响彻天地的歌声真的是从那少女所在的方向传来的。
“安奈。安奈·阿尼法尔。这是祂在世间行走时的身份。而这阵歌声,便是指引迷途旅人回归灵魂归宿的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