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dzqp精品都市异能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愛下-第311章 他看上去不像弱者嗎看書-sayp8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女娲毕竟还是女娲,是从青辰的锻炼下出来的,那种脸皮厚和无下限的本事,比起寻常人来说,那是相当的成熟有素。
就好比那种谈过好多个对象的,你普通的技俩在她面前,只会显得幼稚可笑——不过要是你足够吸引她的话,她可以伪装到比你还要幼稚,甚至独家定制出你想要的理想女友。
女人就是这么可怕,但是却又可爱。
白昊恶狠狠地吐槽道:“嗯,所以我这不是被人家报仇打成狗了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老人家!”
晁祚与何西昭刚醒来是一头雾水,这个美女是谁?看上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功夫神醫在都市 朽木可雕
“该死的,冥河老祖,”女娲恶狠狠地质问道,“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人间,他不是从来都独善其身的吗?”
白昊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我要是说,是我故意招来的,你会掐死我吗?”
忽然,女娲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一根皮鞭,“那我一定让你好好尝尝甜味。”
晁祚惊呆了,他活到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说实话还没有体验过这种东西,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羡慕起白昊来……
“好吧,的确是我,”白昊老实承认,“因为我有必须从他身上取得的东西。”
说着,他看着晁祚和何西昭,“校长,何社长,这位是我远方姑妈的妹妹的第三个女儿的小姨,今天的麻烦都是我招惹来的,给学校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请你们暂且离开,让我们商量一些事情。”
晁祚愣了一下,“你们……是那种关系?”
白昊和女娲面面相觑,不解地问:“什么关系?”
何西昭这时候过来,拉着校长走开了,撂下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又浮想联翩的话:“就是说,你们是不是那种关系!”
“到底哪种关系啊混蛋你给我说清楚!”
白昊崩溃地喊道,这种不清不楚的感觉,还真是让人难受,一个老东西一个小东西,居然都心照不宣了,他们俩看起来像是那么苟且的人吗?
白昊很是受伤地看着女娲:“我是不是看上去少了点什么东西而显得很不精彩的样子?”
女娲瞅着他,酸溜溜地说:“你是说遗失在冥界的证道法则和修为?”
“不,比那个还要重要,”白昊脸色有些阴郁地说,“是青辰那最后没有得到手的四分之一大道之河。”
“什么?”女娲惊呼起来。
“小点声,你想死啊!叫你下来就是为了这件事,”白昊赶紧捂住她的嘴,幸亏校长与何西昭已经走了,要不然给他们听到又要惹事儿,“这东西肯定在他身上,赶紧给他弄死了,扒拉下来给我。”
不过……在前方拐角的教学楼树下,有两颗脑袋不约而同地探出头来,一个花白一个漆黑,都露出迷之笑容。
白昊看了下自己和女娲挤在一起的姿势,呃,还捂着嘴呢,得,这下也不用解释什么了。
那话有没有被听到那是不知道的,但是某种美丽的误会是肯定已经形成了。
挥了挥手,这下那一老一少,算是真正走了。
“其实也是见到了阴阳社,所谓的何家人,我才想起来这件事情,”白昊何西昭的背影,叹了口气,“当年冥河老祖,可是阔气到,把一道鸿蒙紫气,轻轻松松的,就送给他的情人羲和了,为什么呢?况且他当时还把凝兵神玦这种东西交给了鲲鹏这样一个菜鸡,让那个菜鸡去偷袭青辰和后土。”
何西昭能够跟他合作,也是个创举,虽然看上去很冒险,不过事后看来,效果还是很好的。
幼妃奪寵:腹黑王爺要抓狂 小菜
女娲吹胡子瞪眼:“你确定堂堂鲲鹏祖师是菜鸡?”
“当时是,现在是不是不知道,”白昊说,“总之,冥河老祖这个老东西,很可能跟公司有关系,而且手里一定有大道之河,要不然他不可能重生崛起的这么快!”
妖尸男神 红色鞋子
风中传来了一股腥味。
白昊低声喝道:“来了!”
女娲闻言,站到了树后,身形完全与树干贴合,融入了行道树之中。
圣人无形,就连这气息,也完全隐匿了。
只等那人他出手,女娲便收了他。
来了,这下是真的来了。
白昊泰然自若地站在冥河老祖面前,即使是身无一物,面对如此的强敌,他也能安之若素,而且换一个位置,把他放在和当年的鸿钧相对敌的位置,他也仍然能保持这种心态。
因为他,从来不会打没把握的仗,任何战争在出手之前,必然算盘算好所有的布局和对方可能应对的反击。
做不到这些,又怎么能超过青辰?
冥河老祖的拳头握着,不知道是因为被欺骗而带来的愤怒,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白昊笑道:“来了?”
夫人說了算
对两个人说着不同语气的同一句话,效果其实,差得很多。
“我来,首先并不是要与你算账,而是想把你在轮回隧道丢失的证道法则,与原本的修为,都归还与你,”出乎人意料的,冥河老祖并没有任何愤怒,也没有出手,“尽管艰难,但是我还是给你找回来了,并且还有件事情就是,我可以告诉你,关于你一直在查找的与你签署洪荒系统的游戏公司,叫做风采网络。”
女娲在树后愣住了,现在的她境地有些处于尴尬的情况,这是刚开始,自然是不能轻易相信,那就意味着,她得像个木头一样,等到白昊测试出对方的路数。
白昊皱着眉头:“你什么路数?”
校花的透視神醫 煉勤
“就是这个路数,其实你如果还有着青辰的记忆的话,应该就能够知道,连罗睺的殺神枪,也是来自于鲲鹏那个‘运输大对长’,从我这里运过去的凝兵神玦。”
白昊陷入了沉思,眼下冥河老祖突然来个示好的态度,这可就不太好办了。
说实话,自己已经足够弱了,也足够猖狂和无耻,就是想要激怒这些人,可是偏偏对方就是觉得他还有后手,为啥呢?
不应该啊,难道他看上去那么像扮猪吃老虎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