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z95精华都市异能 全面攻略-第六百二十章 南薰真人看書-6oelw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今日的确是大师兄和子欣师姐的大喜之日。”
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星焰日记
苏牧的心里的猜测,最终在沐璃口中得到了证实。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苏牧无奈道,“我连礼物都没准备。”
“不用礼物的,你能来就已经很好了。”沐璃说道。
桃运邪少
其实她也是昨天才知道这个消息。
苏牧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她刚出关不久,恰好沐浴完。
挂掉电话后,沐璃便去了膳房,准备找些吃的,顺便让一直守在她住处的小师妹通知三千她已经出关了,也正是从那位小师妹口中,沐璃得到了三千将与木子欣在明日举行大婚的消息。
沐璃本来是想让三千自己告诉苏牧这件事的,可三千一听说苏牧明日本就要来沉璧渊,就没再特地给苏牧打电话了,原因很简单,就是不想收礼。
而且,这次三千请的人非常少。
除了自家御剑门和婆家咒隐门的弟子,就只有神一道天中与木子欣关系比较好的几位长辈跟朋友了。
水晶葉子上的雨花露 心婷
粗略估计,这次婚礼大概能摆个800桌的样子。
乍一看似乎也不少,甚至好像可以用“盛大”两个字来形容了,俗世社会中的一些首富举办的宴席都不见得能有这种规模,可这800桌,如果放在三宗六派之首的御剑门掌教身上,那就真的有些微不足道了。
毕竟,光是御剑门的自家弟子就能坐个五、六百桌出来。
“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刚刚山脚下除了我好像都没其他外人了。”苏牧说道。
掌教大婚,山门口却只去了两个弟子迎接……先前苏牧还在想这两个弟子修为不错,能够撑起山上第一门派的牌面,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太低调了!
低调到苏牧都觉得有些委屈三千和木子欣了。
不说是天作之合,两人至少也算郎才女貌,更何况,他们的师父一个是剑祖,一个是娲皇,都是在古剑世界闻名天下的大人物,且还代表着三宗六派之中的两大门派,这样带着些许联姻色彩的婚事,不是都应该大办特办才对吗?
怎么搞得这么寒酸……
“苏牧师兄,你可千万别当着大师兄的面么说,不然你们又该吵起来了。”沐璃听着苏牧吐槽,不由掩嘴笑了起来,随后又解释道:“其实大师兄和子欣师姐也想好好办的,可他们两个的身份相差太远,若是传到外面,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别说好好办了,就连拜堂成亲都不一定能顺利进行下去。”
这个身份相差太远,指的并不是尊卑贵贱,而是一正一邪。
天玄教和神一道天向来势不两立,各弟子之间互相看不顺眼更是常有的事,甚至,两方见面,一言不合大打出手都算不得稀奇。
在这种情况下,你告诉他们自家某个大佬的亲传弟子要去跟敌方大佬的亲传弟子成婚,那还不乱了套?再加上方才所说的,三千和木子欣本都相貌出众,天赋绝佳,暗地里喜欢两人的绝不在少数,真要闹大了,说不定连抢婚的戏码都能给你整出来,那时候,恐怕就算御剑门是天下第一的大门派,也未必吃得消…
兄弟抱壹下 明熙
“老实说,我还挺希望看到有人来抢婚的。”苏牧说道。
这家伙,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听得沐璃都忍不住嗔了他一眼。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来到了半山腰的一处大院。
院门前有块石碑,刻名“邀君阁”。
看着眼前的茅草屋和水风车……以及边上的药草圃,,苏牧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这阁楼还真是别致啊……”
他现在严重怀疑桃园小筑就是星工辰仪社从这山上搬下去的。
院里院外的构造几乎一模一样!
但很遗憾,苏牧猜错了。
小筑系列的随身住所都是由星工辰仪社的弟子亲手打造,并非取自太华山。
異界我來了
这里和桃园小筑之所以那么像,是因为它本来就是小筑系列之一的草原小筑……
一听到苏牧说起阁楼,沐璃便笑了,解释道:“这里本来是有一处气派的阁楼,专门用于接待客人,但有一次,一位天罡门星海部的弟子在此居住时没压制住自己的修为,不小心引来仙劫,把邀君阁给劈成了粉末,之后又连续发生了几次类似的事情,住的都是天罡门的弟子,师父回来后知晓了此事,便下令不准再修房子了,除了几个比较重要的地方之外,凡是出现损坏,不能继续使用的建筑,一律都用星工辰仪社的小筑代替。”
苏牧愣了愣,“这是为何?”
御剑门的房子在几次意外事件中被天罡门弟子引来的仙劫所摧毁,跟以后都不修房子了,这两件事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吧?
剑祖难道不是应该去找天罡门的掌教讨个说法才对吗?
“因为啊,师父怀疑那些弟子本就是在听他们掌教的命令行事。”沐璃笑道。
官路逍遥 花香怡人
剑祖是天下第一高手,御剑门又是天下第一大派,这太华山上一草一木,自然都不是凡物,不论是代表门派颜面的大殿,还是给客人居住的邀君阁,所有房屋,几乎全是由上好的灵材建造而成,比如取自补天岭的三玄木,又比如从光明野采来的鎏金石……这些灵材不仅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修士快速修炼,还具备相当强悍的防御力。
毕竟,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逸玄将整个山门收拾的如此豪华,也算是两手准备了,既撑起了天下第一的门面,又能更好的保护门下弟子的安全。
而邀君阁等房屋被雷劈一事,逸玄便觉得那群家伙是以“云游四海,恰好路过太华山,遂登门拜访”为由而留宿,然后借机将他御剑门的阁楼当做法宝来渡劫。
这可不是逸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一连出现好几次类似的情况,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听起来,逸玄似乎更应该去找天罡门掌教算账了。
实则不然。
因为在这一系列事情发生的半个月之前,他听说自己的大弟子三千,想学习天罡门的龙魂绝技,却又苦苦不得章法,便抽空亲自去了一趟临魁舟,并在演武场“观摩”了一会天罡弟子练武,又顺便悟出了龙魂的修炼之道……
所以,这其实是两个门派之间在相互搞事。
你堂堂天下第一的剑祖,御剑门掌教,竟不顾身份来偷窥我天罡绝学?
好,没问题!
但是,你也别怪我天罡门弟子借你御剑门的房子来渡几个仙劫了!
天罡门掌教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逸玄清楚得很,可偏偏吧,这事又没法摆到明面上来说,毕竟真要论起来,他才是理亏的那一方,于是便下令让御剑门弟子以后不许再修房子了——万一天罡门掌教那老家伙搞上瘾了,他修一个,对方就让弟子来劈一个,那日子还过不过了?
苏牧听得笑出了声:“原来天下第一也有吃闷亏的时候。”
逆天人皇 乱武
沐璃也笑:“师父吃亏可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还经常跟我和大师兄抱怨外边那些前辈不讲道理。”
在外人面前,逸玄似乎永远都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可在面对三千和沐璃的时候,他却更像是一位成天在外忙活,累了以后便回家唠叨的老父亲。
……当然,逸玄看起来一点也不老就是了,相反还很帅。
“怎么没看见楚天浩他们?”苏牧适时的岔开话题,免得说多了,女剑仙又因为现在剑祖不知所踪而伤心。
此时,院子里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倒是石桌上放着的古琴苏牧认识——那是他之前抽空带楚天浩去圣哲城的某个琴行里买回来送给南溪的。
紅塵天仙
“他们应该去拜访南熏前辈了。”沐璃说道。
大院后面的树林有条小路,通往太华山鼎剑峰。
鼎剑峰是一处仙峰,用现代的话来讲就是海拔极高,处于层层云海之上。
逸玄所设下的护山大阵,其中一处阵眼便在鼎剑峰上。
除此之外,鼎剑峰上还有间石屋,名为剑胆石居,供奉着太华山开山祖师赤霞真人所遗的残剑。
南熏真人选择在鼎剑峰隐居,便是为了守护剑胆石居。
至于那阵眼,纯粹是逸玄后来自个儿加进去的……
论修为,逸玄或许比南熏真人要高上一些,但论起辈分,逸玄就必须得尊称对方一声前辈了。
如果说赤霞真人是太华山的第一任掌教,那南熏真人就是第二任,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这位有着一头白发,看起来却依旧年轻貌美的女子到底活了多少岁月。
在那个年代,没有沉璧渊的御剑门,也没有妙成山的妙法门,只有一座令无数大妖望而生畏的太华山,而南熏真人修炼的功法更偏向于五行之术,所以严格来讲算是妙法弟子的老祖宗,南溪之名,也正是她亲自所取。
那一次,她在鼎剑峰呆久了,有些闷烦,便想下山去走走,结果,却在山脚下发现了一名女婴,南熏真人心生怜意,刚好这女婴天赋又不错,便唤青帝过来把孩子抱了回去。
南溪对此事是全然不知的,只知青帝叮嘱过她,无论修炼有多忙,每年都必须上鼎剑峰去拜访南熏真人一次。
“要不我们过去找他们?”苏牧想了想道,“我也挺想拜会一下南熏前辈。”
苏牧自是不清楚南熏真人的来历,但听沐璃说对方住在鼎剑峰上,他便有了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仔细想想,门派中最厉害的大佬,往往都不是掌教,而是那些隐居在门派里某个地方的太上长老,或者是某个大殿阁楼门前的扫地僧。
“想来便来吧……正好,我也有样东西要交给你。”
沐璃还未来得及答话,便听到耳边响起了南熏真人的声音。
这声音飘渺不定,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给人的感觉很近,却又始终找不到来路。
“大佬就是大佬啊!”苏牧在心中感叹道。
传音什么的他也会,但传完了音以后,还能让对方找不着自己,这就不是他能够做到的了。最重要的是,南熏真人既有意要见他,自然便不会刻意隐藏自己的位置,也就是说,对方在传音之术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一个他所不能理解的程度,随随便便一开口,就能让人云里雾里的找不着北。
同样一个技能,却能用出截然不同的效果,或许,这就是大佬修士和普通修士之间的区别?
“苏牧师兄,咱们快走吧。”
“好。”
南熏真人亲自发话了,沐璃也不敢怠慢,连忙领着苏牧上了鼎剑峰。
……
两人一路来到南熏真人的住处,却并未发现人影,便又沿着小路去了剑胆石居。
凌天武神 黄金时代
这回就找对地方了。
石居外,除了一名白发及腰的貌美女子,南溪和楚天浩等人也都在。
不过,他们都没敢跟苏牧打招呼,哪怕一向性格比较跳脱的林洛洛都变成了乖宝宝,安静的站在一旁,仅仅是冲苏牧眨巴了两下眼睛。
苏牧假装没看见,和沐璃一起走到白发女子跟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晚辈苏牧,见过南熏真人。”
“弟子沐璃,见过南熏真人。”
南熏真人拂尘一挥,便把两人扶起,随后打量了苏牧一番,笑着开口道:“长得倒是俊俏。”
苏牧汗颜:“前辈谬赞了。”
“你不必谦虚。”
南熏真人道,“若是生的不好,即便天赋再高,我太华山弟子也未必看得上你。”
沐璃:……
苏牧:……
这么真实的吗?
“是不是觉得很俗气?”
南熏真人轻轻一笑,又接着道:“这世上从来没有无欲无求之人,所谓不染凡尘,不过是以大毅力克制住了自己的七情六欲。如此做法,为的是稳固道心,以证大道——这同样是有所求;他们斩断一切因果是非,不去招惹任何人,看似冷冷清清,无情无义,实际上,还不是为了自己?这不是没有感情,而是自私,同样也是有所欲。是以,克制来克制去,终归还是免不了俗,倒不如坦坦荡荡,做个随性之人。俗世中有句话说得很对,大俗即大雅,我且再补充一句,大雅即大道。率性而为却不放纵,心法自然而无人为,能做到这一点,便是大道可期。”
大俗即大雅,大雅即大道!
苏牧心中一凛,再次鞠躬:“晚辈谨记真人教诲!”
南熏真人却是一笑,目光转向沐璃,说道:“我看你二人也算十分般配,不如便趁着今日掌门大婚,也把亲事给办了,为我太华山来个喜上加喜,如何?”
沐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