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m1hb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木牛流貓-380. 做個交易吧分享-iy8io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方倩雯心中感慨。
这个世界上,真正能够活下来的人都不会是傻子。
不过既然陈无恩没上当,方倩雯也没有太过在意,反正本来就是随手埋的坑,这大概也算是东方涛的一种造化。
而另一边。
在回到了东方世家给药王谷特意安排的行宫后,作为陈无恩的弟子,却是一脸复杂的开口了。
“师父为何不当众揭穿太一谷的人居心叵测呢?”
往日黎明
这名开口的人,名山海,随陈无恩的姓氏,是陈无恩一次外出时拣到的弟子。
修炼的天赋尚可,自身也足够勤勉,秉性不差,但在炼丹医术方面的才华就显然有些不足了。不过毕竟是出身于药王谷的弟子,而且还自幼就开始接受陈无恩的教导,所以纵然天资不够,但在勤勉的加成下,如今也算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丹王了。
不是那种只炼制特定丹方的流水线速成型丹王,而是像方倩雯那般接受过全面且系统性教育的丹王。
看着陈山海的模样,陈无恩心中不由得拿他和方倩雯做了一下比较,最终却是叹了口气。
倒也不知是失望还是失落。
亦或者两者皆有。
“你觉得方倩雯的能力,如何?”陈无恩缓缓说道。
“我不知道。”陈山海想了想,然后才回答道,“我并未见过这方倩雯有什么实绩,但我也知道,谷里一众师叔对她的评价都非常高,认为她的潜力相当惊人。我想若是在药王谷,她应该是我们这一代弟子里当之无愧的大师姐。”
“你是这么认为的?”
“是。”陈山海点了点头。
“呵。”陈无恩摇了摇头。
他能够看得出来,陈山海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内心其实却并没有彻底认同方倩雯。
毕竟如他所说,他,或者说药王谷他这一代的弟子里,没有任何人见过方倩雯出手的记录,唯一知道的,就是方倩雯在陈无恩这些丹圣的口中是如何如何厉害。但毕竟没有实际接触过,内心多多少少自然还是有些不服气的。
哪怕此刻,陈山海说方倩雯有资格成为他们这一代这些丹圣亲传弟子里的大师姐,但那也是陈山海知道自身天赋不足,所以没有那种争锋的心思罢了。
陈无恩毕竟修为摆在那,经验、阅历都是有的,哪会不知道陈山海说这话的真实想法。
但他对陈山海最满意的一点,是陈山海并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
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对自身的定位也有相当程度上的了解和认知,所以他虽然心中并没有彻底认同方倩雯,但那也是因为他没见过方倩雯出手而已。但因为药王谷里一众长老都对范倩雯的评价极高,所以陈山海自然也认为,自己的师父和师叔们肯定不会看错的,因此才会有了最后那句话。
若是在药王谷……
“你知道此次为何我会过来吗?”
“弟子不知。”陈山海摇了摇头。
“因为谷主知道方倩雯来了,所以才让我过来。”陈无恩淡淡的说道。
但陈山海的脸上,却是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阴阳师秘录 北国之鸟
他当然听得懂自己师父这句话的意思了。
是因为太一谷来的人是方倩雯,所以药王谷才会让陈无恩也过来处理此事——简单点说,就是药王谷里唯有陈无恩才有资格和方倩雯在丹术上进行交手;而更深入一层的意思,则是……
方倩雯是丹圣?!
廢柴小姐逆蒼天 天蠶小土豆
古城秀月 润叶
“若是她当初拜入药王谷的话,那么你还要称她一声师叔呢。”看着陈山海一脸震惊的神色,陈无恩继续丢下重磅炸弹,“所以你觉得这样的人,对东方涛下毒真的是在祸害他吗?这里面必然有什么我所不知道的事情,贸然介入的话,说不定会让我们药王谷变得相当的被动。”
“这……”陈山海脸上的难以置信依旧难消。
他如今已是丹王,还不是那种伪劣假货产品,因此他自然很清楚所谓的“丹圣”要具备什么样的水准。
但那个看起来,气势甚至还不如自己的女人居然是丹圣?
陈山海的确有些无法接受。
本命境的丹圣?
有这种可能吗?
————
“唉。”陈无恩叹了口气,“很多事情,你并不知道,为师也很难跟你解释。但只能说,当年是我们药王谷做错了,而事到如今再想挽回已经没有什么可能了。……昔年潜龙已出渊,太一谷大势已成,再也无法钳制了。”
陈无恩拍了拍陈山海的肩,然后叹了口气:“走吧,跟我去见见她。”
陈山海依旧处于巨大的震惊中。
依旧难以相信。
他只知道当年药王谷要收方倩雯,但黄梓不肯,因此药王谷打压过一段时间的太一谷,结果反被黄梓打上门,因此双方关系彻底闹僵。但其中所涉及到的具体事务,陈山海就真的不知道了,只有十三位丹圣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此事在药王谷里属于相当绝密的事情,从来不会有人提及,因此他自然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
浑浑噩噩的跟着陈无恩重回东方涛的行宫外,一直到看到方倩雯出来,他才稍微回过神来,跟着自己的师父迎了上去。
“你看起来似乎并不惊讶。”陈无恩笑了一声。
“嗯。”方倩雯点了点头,“从你没有道破东方涛身上被人下了毒,我就已经知道你会来找我了。”
“不愧是能够将太一谷打理得井井有条的人。”陈无恩再度一笑。
“你的伤势可不轻,确定还需要在说这些场面话浪费时间吗?”
陈无恩脸色一僵。
陈山海的脸上,则已经变得相当惊骇。
“你虽然涂抹了九重香来镇压伤势和邪气,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方倩雯摇了摇头,“你我都是丹师,很清楚‘天鬼病’的危害性,所以如果我是你的话,我肯定不会继续浪费时间。”
“呵。”陈无恩苦笑一声,“原来你不止丹术超绝,医术也同样不弱。看来之前我没有说出东方涛身上被你下了毒,是一件相当正确的事情。”
方倩雯依旧只是望着陈无恩,但并不打算接话。
因为没有必要。
反正她有的是时间可以浪费,但反过来陈无恩就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天鬼病,乃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病毒,而且传染性极高。
寻常修士若是中此病毒一旦被发现的话,其下场便是被当场格杀,甚至就连尸身和神魂都要彻底剿灭,不能留下任何一点存留,否则的话病毒就有可能扩散。
当然,此病并非无法医治。
只是如果没有对应的防范手段,传染速度是相当的快,往往中此毒者很难撑到被到带往药王谷寻求救治,因此才会一杀了事,毕竟这是最快的治本方法。
不过陈无恩毕竟乃是一名丹师,自然有对应的处理手段,能够压制住病毒。
但想要彻底根治的话,却是需要时间。
而且还是不短的时间。
“呼。”陈无恩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我想跟你谈谈合作的事。……不是你和我,而是药王谷和你。”
“可以。”方倩雯点头,“我要你们药王谷除五神灵植之外,所有灵植的种子和培育方法。”
陈无恩双眼一睁,一脸的难以置信。
他知道药王谷此次被逼上悬崖,处于一个相当被动的情况,所以做好了被方倩雯狮子大开口的心理准备。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方倩雯一开口居然就要整个药王谷数千年来建立起来的药田资源——有些数百年上千年才能成熟的灵植,短时间内自然不可能成为太一谷的资源,但一旦太一谷获得这些灵植的培育方法和种子,便也意味着太一谷未来也彻底拥有了这些资源。
要知道,药王谷之所以能够超然于玄界诸多宗门之外,便是因为很多灵植资源只有药王谷所独有,其他宗门、世家根本就不可能拥有。
但现在方倩雯这么一说,那就已经不是狮子大开口了。
而是直接开刀放血了!
“我不接受任何商议。”方倩雯一句话直接堵死了陈无恩想开口说的话,“要么给我这些灵植,我可以放弃这次的成名机会,不至于让你们药王谷的名声被抹黑。……要么,我可以直接公布你身染‘天鬼病’,很有可能引起东方涛身上的伤势发生恶化,到时候你们药王谷要背负的可就不是治不好东方涛的事了。”
“你……”陈山海怒目而视,“你真是卑鄙!‘天鬼病’的事,玄界有哪个修士不知道!而且东方涛现在身上也已经被你下过毒,所以……”
“所以证据呢?”方倩雯望了一眼陈山海,一脸“这孩子为何如此天真”的表情,“你师父和你都进去看过东方涛,可你们并没有道破他身上被人下过毒。那么接下来,他伤势会有所恶化,乃至出现其他中毒症状,这难道不是‘天鬼病’所带来的影响吗?”
“厉害。”陈山海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却已经被陈无恩阻拦了,“连环套。……不管我当时有没有道破东方涛身上被下了毒,看来从我进入东方涛房间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是你的猎物了。……黄谷主教出来的弟子,果然没有一个是善茬。”
“药王谷打压我们太一谷,我能够理解,毕竟这涉及到了不同的传承与理念之争。”方倩雯神色淡然,“而我向你索要那些资源,我想你们应该也可以理解。毕竟我们太一谷还是太年轻了,底蕴还是不够,而我作为太一谷的大师姐,自然要去给我的师妹和师弟们争这些东西。”
“可以理解。”陈无恩点了点头,“但你是不是,太过自大了?真觉得,就算你如此宣扬,我们药王谷就会没办法吗?”
“你可以试一试。”方倩雯突然笑了。
笑容自信,且从容。
这一刻,陈山海终于相信方倩雯是一名丹圣了。
因为他只在自己的师父陈无恩身上,曾看过这种对他人展露出轻蔑不屑的自信从容的笑容。
尽管他此时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但看自己师父那如临大敌的模样,与方倩雯那从容自信的神色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亲梅竹马,亲亲我的好邻居
他再如何觉得不可思议、难以置信,也不得不相信。
站在自己面前的这名女子,也是一名丹圣。
一名本命境的丹圣。
“呼。”陈无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可以代表药王谷拿出二十种我们药王谷独有灵丹的丹方给你。任你挑选。”
“不需要。”方倩雯干脆利落的摇头,“丹方于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我自己就可以研究出来的东西,为什么需要你们给我?我只要你们药王谷除了五种通神灵植外其他所有灵植的种子和培育方法。……你别无选择,因为东方涛身上的病灶已经被我取走,你已经无法得知他到底是如何受伤的,所以你没办法对症下药。”
“要么妥协。”
“要么……名声受辱。”
方倩雯此时此刻,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陈无恩觉得自己根本就是在面对本命境修士,而是在面对黄梓。
那种毫无顾忌的强势、自身的从容自信以及对他人的不屑和轻蔑,如出一辙!
……
而几乎是同一时刻。
苏安然等人的面前,也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
“你刚才说什么?”苏安然眨了眨眼。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东方玉一脸温和的笑道,“我知道你在找什么。”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我在找什么呀。”苏安然不以为意。
華顏春夢 冷月璃
“金阳仙君洞府遗迹。”
苏安然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
他的神色变得凝重而充满了戒备。
这几乎是苏安然要动手的前兆了。
“别这么紧张。”东方玉却是笑着罢手了罢手,“我可以告诉你关于金阳仙君洞府遗迹的一切我所知的消息。同时,我还可以告诉你,关于窥仙盟的情报以及……我已经探听到的其中两个人的真身。”
“我想,黄谷主应该对此会非常感兴趣吧。”
“你是谁。”苏安然并没有因此放松任何警惕。
甚至就连空灵,也气息开始散发而出,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我是东方玉,同时也是……”东方玉右手一翻,便拿出了一张有着诡异笑脸的面具,“窥仙盟十五仙之一,笑鬼。不过这只是我一个伪装的身份而已,我和窥仙盟那些家伙可不是一伙的。……所以呢,我自然也不会在意窥仙盟的利益了。”
“而且为了证明我的诚意,我可以先把一些关于窥仙盟的基本情况和眼下他们的主要行动计划告诉你。”
“甚至……我可以告诉你,其中一位十五仙的身份。……哦,我说的不是我,而是另外我所知道的两位之一。”
“你想要什么?”苏安然缓缓说道。
既然是做交易,那么对方也是有所求。
苏安然并没有那种自己被对方道破身份的惊慌。
因为神海里,石乐志已经开口告诉他,眼前这个东方玉所说的话并不是虚假的,而是认真的。
而且……
他的神海一片虚无,‘自我’已然消失。
“我要你,帮我找到天庭旧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