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ty0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美食供應商討論-第一百五十五章手藝與嘴皮子的關係-t4g8y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
虽说好东西确实是需要大家一起分享的,可袁州做的佛跳墙绝对是个例外,就是因为没有吃过,向阳他们才不想分享。
没有想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三个人,而且瞿运还说了这么一句话,瞬间就让向阳他们知道独占的想法不能实现了。
“我说向厨,吴厨,你们也太不厚道了,袁主厨做的佛跳墙都不喊我们去吃,还记得当初你们比我们先来蓉城多吃的那几顿饭菜吗?”小王笑着凑到吴坤两个面前。
帝少通緝令:嬌妻別想逃 湘南
脸上还带着一些得意和期待,没办法佛跳墙,小王也没有吃过几次,而且袁州做的更是没有吃过,简直太期待了,尤其是最近一直吃的都是袁州做的饭菜,那美味的滋味更让他期待佛跳墙的味道了。
这次能够截住展会长还是他的功劳,要不是他出门觅食想要吃点蓉城的特色点心,还不知道本来跟他们说要在酒店休息一天,不去厨神小店吃饭的展会长,已经衣冠楚楚的打算出门了。
为了更好的品味佛跳墙的味道,也为了打消小王他们跟去的想法,展常发忍痛表示今天一天都不去小店吃饭了,算是腾出时间来整理之前的所得。
葬情 留住芳華
作为厨师的瞿运虽然舍不得但是还是觉得展常发的意见很靠谱因此没反对,而秘书小王,他是专业的秘书,自然是会长怎么说他就怎么做了。
薄命少女 谷子的微笑
至于溜出门找点特色点心,要是一不小心就找到桃溪路什么的,只能说明他人生地不熟,走错路了而已。
没有想到就这还运气爆棚的刚好遇到了恰好也打算出门的展常发。
其实也不算是运气好,两个都是打算去桃溪路,那可是需要提前排队的,出发的时间能不一样嘛。
而小王在看到展常发的第一时间并不是喊住会长,而是凭着第六感叫出了隔壁的瞿运,然后就演变成了向阳他们来看到的场景了。
碍于展常发的身份,向阳两个不好说什么,想到佛跳墙要被分出去了,简直就是挖心挖肝的难受,真是流年不及。
眼看着时间不早了,几个人也不再纠结,就怕迟了赶不上,那就是一丁点佛跳墙都吃不上了,于是顾不上争论,纷纷上车朝着桃溪路那边而去。
在车上时也是免不了因为一会能够多吃一点而唇枪舌剑了,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展会长这次才算是见识到了原来他协会里的厨师不止是手艺厉害就是嘴皮子都很利索,全程高能比他会说多了。
“要不然回去搞个什么演讲比赛,内容就讲自己擅长的菜好了?”展常发觉得他们闽菜也是需要一些改革了。
尤其这次跟袁州接触以后,发现他完全毫不藏私的跟每一个向他请教的人解答问题,袁州的厨艺却是一天比一天厉害,说不定这之间是有必然联系的,也许大家坦诚地多多交流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氣旋天道
尤其是现在看着向阳两个和瞿运两个你来我往的摆事实讲道理,就没有谁落下风的时候,更是坚定了这个想法。
本来正在热火朝天争论一会佛跳墙谁多吃一点,谁少吃一点的吴坤四个同时都感觉后背有点冷,但是环顾一下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于是继续讨论。
恶魔之女之殇色季节
其他的不重要要是能够多吃一口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于是吴坤他们继续激烈争论起来。
展常发:“……”
天才碰麻瓜
大力神王 雾中消雾
合着就他一个人没得吃?那不行,这个必须不行,于是展常发挽挽袖子,也凑上去争了起来,关于口粮的事情绝不放弃。
一段路也就是二十分钟的车程,不过等到五个人下车的时候,还是得到了一个大家都比较满意的说法了,那就是均分,反正谁也别想占便宜。
来的过程比较曲折,但展常发他们出发的比较早,来的时候刚刚好赶上排队,没有排上第一梯队,也是排在第二梯队的前几名,没办法第一梯队的最后一名被一名两百斤的胖子给抢了。
抢了人前头位置的廖文凯一无所知,他正十分得意自己一会就可以直接进去吃饭呢,其他的细节不用在意。
至于展常发则是哀悼自己的小计谋没有得逞。
本来展常发觉得要是他排在了第一梯队,但是瞿运他们排在了第二梯队,那么先进去吃饭的人自然就能独享一份佛跳墙了,没有想到身板不够硬,都排在了第二梯队,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天意如此。
不是第一次来吃袁州做的菜,明显今天展常发他们几个都很浮躁,心情十分焦急,尤其是瞿运,真的是要不是为了维持排队的秩序,就不只是原地转圈了,而是要做点其他的激烈动作来缓和一下自己的情绪了。
其实也不怪瞿运,他的拿手菜就是佛跳墙,而且还是用佛跳墙招待过外国贵宾得到过奖的,还不是一般的贵宾而是王妃那个级别的,因此在袁州没有出现之前,华夏国内,佛跳墙这道菜,绝对是瞿运独领风骚。
有着瞿一坛的美称,可以说瞿运的佛跳墙绝对是精品中的精品,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吃到的,反正小王是没有吃过的,他吃的有限的几次,也是瞿运的弟子做的。
自从袁州出名以后,瞿运就在等着袁州上新闽菜了,他现在的佛跳墙已经陷入了瓶颈了,但他并没有放弃创新。
不过一个人本身已经是顶端了,再怎么闭门造车,也觉得不太对,袁州的出现正好给了瞿运希望,可这一等就是几年,幸好没有再等多久,他就等到了,能不激动吗?
瞿运一来就点了佛跳墙的,但是因为到的晚了,还没有到约定的时间,本来他都以为还要按捺几天了,没有想到展常发他们暗戳戳地也点了,这不机会就来了。
因此瞿运显得尤为的躁动不安,比起近乡情怯还要多了一些复杂,而且根本想象不出袁州做的佛跳墙是个什么味道,而显得越发的焦躁。
“马上就可以进去了,你是不是先冷静一下。”
展常发看到排在他前面的胖子进去了估摸了一下时间知道离他们进去也不远了,看着还在那里不停转圈的瞿运就有点碍眼了。
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不淡定呢,简直丢了他们协会的脸,作为会长,展会长表示他得时刻操心才行,不然要是袁主厨看到以为他们闽菜协会的厨师都是这么不经事的,那可就得不偿失了,突然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越发重了。
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