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l1n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鉅變笔趣-第1154章 胡銘晨是好脾氣嗎鑒賞-5c0lr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
第1154章 胡铭晨是好脾气吗
最強保鏢 奔跑柚子
“爸爸……”眼见胡建军就要去寻人晦气,胡铭晨赶紧叫住他。
未來超級智能系統 雁塔小菩提
“怎们,难道都这样了,我们还要忍气吞声?欺人太甚,简直就是没有将我们家放在眼里。”胡建军晓得胡铭晨为何叫住他,虽然没有马上离开,但是怒气并未有少许的消散。
“爸爸,我妈这才刚出院,你这一去……要是再有个什么事情怎么好,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胡铭晨放开搀扶着江玉彩的手,走到胡建军的跟前凝神道。
“小晨,一直忍下去看来也不是办法,人家这是得寸进尺,我们退一步,人家却进一步,事情也是解决不了的啊。”胡建强虽然没有像胡建军那样暴怒,可是看得出来,他的想法与胡建军差不多,也是要打上门去找回公道。
孔雀元年之倾世 董菁
“这个打短命的,挨千刀的,断子绝孙的,你们都别去,我去,就在他家大门口骂他家个祖宗十八代,既然坟都修好了,那干嘛不赶紧去死,我一个老婆子,不相信他家敢拿我怎么办。”钟英站出来,叉着腰骂道。
胡铭晨的奶奶钟英,尽管年纪不小了,可是身体却一直很好,精气神也不错。今天江玉彩出院,她也是要来看看的,看到胡铭晨家门口被堵,她老人家也是十分生气。
当然,这也就是这一世,如果是相同的事情发生在胡铭晨的前一世,那么钟英就不太会露这个头,就算是骂,估计也是骂胡建军居多,怪他惹事,要不然人家也不会堵上门来。
大唐盜帥
“奶奶,怎么能让你去呢,你放心吧,没事的,这点事情,我们能处理,你就好好在家吧。”胡铭晨眉头一皱,赶紧劝道。
爸爸和三叔有那心思胡铭晨就够头疼的了,奶奶这一跳出来,胡铭晨就更加麻烦。
要是钟英真的跑到陈强家的大门口去泼骂一通,这固然是打了陈强家的脸,可何尝不是打胡家的脸呢。
明明有三个儿子,明明家里就有钱,遇到事情,儿孙不出面,反而让一个老太婆冲在前面,其他人会怎么看怎么想怎么议论?而且,要是陈强家不按常理出牌,认不出对钟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那又怎么办?胡铭晨于心何安。
养女成患一叔欢舅
所以哪个去找陈强家麻烦都可以,唯独钟英是绝对不能去的。
麒麟神帝 尚和
“小晨,你不要怕,我们胡家也是大家族,随便喊几十个人也是没有问题的。”钟英还以为是胡铭晨怕事,继续大声道。
最強紈絝
“妈,小晨说年轻的能处理,你就让年轻人自己处理了嘛,你这样……”刘春花站出来帮着胡铭晨道。
“我哪样?我哪样?这里有你什么说话的份,要不是你家胡铭勇做事不靠谱,要不是她惹出来的祸事,会有这样吗?”钟英一向看刘春花就不顺眼,现在她居然站出来数落自己,钟英当然是要当众给予斥责的。
“这是两码事嘛,你怎么能又扯上胡铭勇呢。”刘春花脸色涨得通红,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在场,估计她的话就会更难听。
米蟲皇後:皇上老公別鬧 江黎
“行了,行了,你们就一个少说两句吧,别还和外人怎么样,自己家就先乱起来。三叔,麻烦你去找点人,先把这堆煤炭弄走,我们进家了再说。”胡铭晨心烦的一挥手道。
總裁的致命吸引
胡铭晨现在在家里面是话语权最重的,不管是哪个对他的话都要给与重视和一定的尊重。尽管心里面不情愿,可是胡铭晨如此坚持,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有气也暂时憋住。
其实要把这对煤炭弄走,也不需要胡建强怎么喊人。江玉彩出院,周围的人都来看望,就连三家寨和岔河那边的胡家家族中的人,听到江玉彩出院也陆续有人来。因此在胡建强的组织下,大家就动手。
在农村,背篓,撮箕这些东西哪家都有,人多力量大,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堵在胡铭晨家门口的煤炭就被清理了个大概,只留下黑乎乎的一块大印子,显得与胡铭晨家的豪宅极不协调,就如同一块白布上被染了一个墨水印似的。
能够那么快就把那些煤炭清理走,一方面是人多,另一方面当然是大家没有惜力。帮胡铭晨的忙,不像帮其他家,可以耍一下滑头,可以边干活边吹牛。
到家里面坐下来,大家的目的尽管是来看望江玉彩,可是,因为发生了大门被堵的事情,众人的谈话和聊天自然而然的就离不开这点事。
“照我讲,干脆也搞几车泥巴去将陈家的大门堵了,不,还要将他家的墓园也堵了,曰他娘的,他家就以为只有他家会干,我们胡家一样也会。”胡建军在三家寨那边的堂兄弟胡建新道。
“我觉得也是,这口气不出,人家会以为我们胡家怕了,一定要以牙还牙才行。”胡铭义的儿子胡德华道。
“这个事情,我们可以不出面,花点钱找人出面去做……”
“什么不出面,要做就胡家自己去做,找别人去干算是什么事,就是要让人晓得,胡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就是要摆出我们胡家的威风。”家族中的一个兄弟刚提了一个建议,胡建军就马上否决道。
…….
总而言之一句话,众人就是想要讨回个公道,就是要卖胡铭晨家的面子。
如果以前,胡铭晨家有事,要让整个家族中的人都站出来帮忙,可能性不太大,关键是这种惹事的事情,一个弄不好就会自己惹上麻烦甚至官司。可是现在不一样,胡建军真的要是站出来登高一呼,家族中几个地方的那些兄弟和侄儿,估计都会举起拳头跟随,甚至还会比胡建军还要卖力。
无他,就是出了事胡铭晨家摆得平,起码金钱上是一点问题没有。而且,给胡铭晨家出了力,那么他家就一定会给与相应的丰厚回报。别的不讲,以前是胡铭晨家到处找人借钱,但是现在,就胡铭晨所知,不管是胡建军还是胡建强,借给家族里面那些兄弟的钱恐怕就有几十百把万。基本上,那家手边不宽裕了想要用钱了,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胡建军就是胡建强,而他们通常也不会拒绝。
反正三万五万,十万八万不管对胡建军还是胡建强来说,那都是小问题。甚至于,那些钱借出去,他们都没有想过要去讨要,还与不还,全看他们的自觉。
“各位长辈,各位叔叔伯伯,各位兄弟,大家不要再谈这件事了行不,没什么好谈的,聊天可以聊点别的,这件事情,我看算了,反正我们有错在先嘛,没有必要揪住不放,非要弄个你死我活,没有那个必要,都是杜格人,抬头不见低头见。”胡铭晨拿出中华烟散了一圈后,挥动双手阻止他家的谈话道。
“算了?小晨,你是算了,可是那也要人家算才行啊。现在不是我们揪住不放,是陈家不罢手,前几天就堵过,你说算就算了,可是现在呢?如果算了,那明天又堵怎么办?”胡建军咬着牙道。
“不会的,我想人家也就是想要出口气而已,怎么会那么无聊,天天拉煤炭来送给我们,煤炭也是要钱的呢。”胡铭晨轻描淡写的道。
輕·武俠
“小晨,我看,要不就先找对方谈一谈,要是对方算了呢,那就算了。可要是对方还要继续揪住不放,那恐怕就得想个办法解决才行。”徐进南点上烟,对胡铭晨道。
“也是你好脾气,要是换成一个人,都不会有你这样的好说话。你是好心,就怕人家不这么想呢。”龙翠娥道。
“将心比心,要是对方真的死活不罢手,还要揪住不放,那再想办法解决。刚才徐二爷的建议我看倒是可以采取,回头我找个中间人与那边聊聊问问看。”胡铭晨继续劝道,对徐进南的建议,胡铭晨也不排斥。
胡铭晨真的是好脾气,真的是忍常人所不能忍吗?一定程度上是的,可是,在陈强安排人堵胡铭晨家的大门这件事上,胡铭晨其实是有想法的,只不过,他的想法不能拿出来与大家讨论。
胡铭晨心里的想法是,要么不出手,如果要出手,就一定要让对方难以翻身,那种小打小闹的面子之争,胡铭晨是不屑去做的。
所以可以这么说,胡铭晨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那都是一种假象,一个迷惑人的障眼法。
“好了,好了,今天大家是来看我妈妈出院,既然来了,那大家一会儿就留下来吃饭,大妈,三婶,大嫂,就麻烦你们了,我家冰箱里应该有吃的,你们看着弄。”为了转意话题,胡铭晨干脆安排几个人去做饭,他家请客吃饭以示庆祝,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没事的,我家那边已经准备了菜和酒水的,我现在就去拿来。”周玉仙抱着胡铭刚站起来道。
胡铭晨家冰箱虽然常年储存得有各种菜和食物,但是供应这么多人或许会不够,好在周玉仙提前有准备。